“我从来没有想到过,上海会变成这个样子”

分享到社交媒体

上海变成这样

CDT 档案卡
标题:“我从来没有想到过,上海会变成这个样子”(标题为CDT编辑所加)
作者:敦煌妖迹
来源:微博
发表日期:2022.5.8
主题归类:上海疫情
CDS收藏:公民馆
版权说明:该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中国数字时代仅对原作进行存档,以对抗中国的网络审查。详细版权说明

上海疫情至今,我和我爸妈都在封控隔离中。不过在两个小区,我在郊区,他们在市区。虽然我的小区已经成了防范区,但也不能过去看望他们,实在隔得太遥远了。话说回来,就算离得近也不能去,小区和小区之间当然是不能串门的。

所以这一个多月来,都是天天电话联系,有时候和媳妇儿一起也帮他们抢抢菜。爸妈家在疫情严重的黄浦区,不过物资保障还算给力,能让老两口吃饱喝足,所以也不算十分担心。

不过昨天我爸给我打电话,他的声音十分沉重,他开口就是一句话:我真的好难过啊。

我知道我爸说的不是身体上的难过,而是心里的。但这让我更加惊讶。我爸是画画的,老一代的漫画家。他不会画现代那些连载的、故事的漫画,或是四格的那种漫画,主要以夸张的、幽默的艺术形式来讽刺或歌颂。所以他总说这种漫画是美术界的杂文,短小精悍,但可当投枪匕首。

所以说,他是一辈子跟幽默打交道的人,嬉笑怒骂都是梗,鸡毛蒜皮皆包袱,在我有记忆至今,除了我爷爷奶奶去世、我妈动手术等那么极为有限的几个大事,他都没有说过他很难过这种话。

我问怎么了。他说,你看到了吗?现在一人阳性,全楼转运?我说看到了,但不知道真假。他说,这就算了,但他们会拿着你的钥匙,直接进门消杀。

我沉默了一下。我爸说:这是真的。他又说:我们家要是被人进来,全方位地喷消毒剂,我的书怎么办?我的画怎么办?我收藏的那些卷轴、国画,怎么办?

我爸接着说:我的一个老朋友,她跟我说,她家里藏书过万册,有很多精品,甚至是孤本,要是有人要进门消杀,她就从楼上跳下去。上海文联的某老师说,家里有吴昌硕、齐白石的真品,如果被进门消杀,那他这辈子就算完了。

他说,他们这些老一辈的知识分子,有很多人一生的心血和情感,全都在这些书、这些画上面,假如一套宋版的论语,一幅张大千的山水,一件西周的青铜,这些东西被无差别地喷上了消毒剂,一遍两遍三遍,光是想象一下,都可能会出心脏病了。而这是真的有可能会发生的,那就真的是要了他们的命了。

所以他很难过。

他又说,他们这些老一辈的知识分子,真的,没有用。

我爸没有解释为什么说他们知识分子没有用,我也没有问。但我大致能感觉出来,那一种秀才遇到兵的屈辱,和那一种螳臂当车的悲凉。毕竟,他曾经自傲漫画是投枪匕首,但他现在却在劝我,网上写文章,不该说的不要乱说,不要逞一时之快。

所以他很难过。

最后,他叹息道:我在上海生活了一辈子,风风雨雨到今天,我不知道,为什么因为一个病毒,上海就会变成了这个样子。六十多年了,我看着上海越来越好,我从来没有想到过,上海会变成这个样子。

所以,他,很难过。

以下为中国数字时代编辑摘自网民评论:

不破圣乙来:这就是不惜一切代价。 这些日子以来,其实过得还算不错,生活品质也可以维持,但是即便如此!最近几天,我常常在半夜醒来,脑子里反复就是一句话: 这地方完了。 这地方完了。 这地方完了。

rrr要有光rr:我好难过,现在很怕自己或者楼里有阳性,如果去外面隔离,家里的猫咋办,如果有人来家里消杀,猫咋办。我不能放了她去外面,我保护不好她,我好难过

RachaYuan:一下子想到了被炸的巴米扬大佛!此时这座城市,经济不要了,文化不要了,民心不要了,全部清零。

深陷咖啡的Grace:上海不再是文化高地,而是政治据点,上位者如同扫荡者、侵略者、殖民者一般,政治决策里,不惜一切代价,我们就是那些所谓的代价,是随随便便可以被无视的。

荒城碧山苍梧云:本是抄家业,偏作歌颂功,摧残事成造化恩。经此流火照人魂,如何心念不尽散。

大碗碗和小然柴:现在令人害怕的根本也不是病毒了。

质朴茶生活:自己的家,不让外人进来都不可以吗?

林大刘Linda:这次上海的疫情彻底改变了我对于下一代的教育规划。

薄荷瘾君子_Lambert:想想这些珍贵字画藏书如果被喷上消毒剂,真的会窒息…

我就是有了偏心的人:晚上在和老公说起上门消杀的新闻时,我几度哽咽,就是有一些我们珍视的东西和规则被无视和打碎了。我不怕被人说歧视,就是觉得有些消杀人员有那种“让你讲究生活情调,让你活得比我精致,让你有钱,有书了不起呀”的恶意,平时离你的生活远,有机会要踩你一脚的感觉。

溗浘:不要自己跳下去,要掉下去的是闯入家门的人。

凌晨的生命: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这些局面我们每个人都有责任!我们让渡太多了!

有毒Y小姐:可怕的是病毒本身嘛?

saadhu:知识分子在乱世确实没什么用的,感慨也没用。同理还有巨富之家,在乱世只能是案板上的鱼肉而已。你的父亲非常感性也非常令人尊敬,但是你还是要多劝劝他,在乱世之中,活下去是第一位的,其他都是浮云,自己保护好自己。很多东西是没有道理可讲的,这就是无常的人生。

阿给宝贝:温良恭俭让,盛世时是美德,乱世时是绞索,唯有叹息而已。

秋风疾疾:很难过,你觉得和他们讲公权法无授权皆不可为,私权法无禁止皆可为吗?那是得给“人”讲啊,它们已经异化只剩人形了,所以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每个没遭遇到的只是幸运还没轮到吧,即便不在上海……

庄大琪:看了真的很难过,除了所谓的生活保障必需品,每个人的生命生活是由许多别人眼中许多“无所谓”的物品物件构成的呀,甚至它们早已经是自己灵魂的的一部分了。如今这一个多月真的伤透了上海老一辈人的心。

巧克力是兔子:看着这座城市在最辉煌的时候崩塌了…摸鱼头条


分享到社交媒体
简体中文繁體中文English日本語한국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