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疫苗安全報告 出爐,國產居首,這款疫苗被近20國叫停

分享到社交媒体

全球疫苗安全報告 出爐,國產居首,這款疫苗被近20國叫停。截止3月15日,全球接種新冠疫苗超3.6億劑,其中有將近一億五千萬人接種了mRNA疫苗(輝瑞、莫多那)、有近一億人接種了中國的滅活疫苗。中國國內已接種疫苗6498萬劑。每一劑接種的疫苗,都是一張對疫苗投下的信任票。

全球疫苗安全報告 出爐,國產居首,這款疫苗被近20國叫停

現時全球準予上市的的新冠疫苗主要有九種:
mRNA疫苗:輝瑞、Moderna
腺病毒載體疫苗:俄國衛星V,阿斯利康/牛津、强生、康希諾
滅活疫苗:科興、國藥北生所、國藥武漢所

 

這些疫苗接種後,出現了各種不同的副作用,常見的副作用是疼痛、疲倦、頭疼、肌肉酸疼、發冷、發熱、腫脹、關節疼、噁心等等。

現時在全球接種疫苗最多的應屬最先在歐美準予上市的輝瑞疫苗。關於這種疫苗的爭議性極强的各種副作用常見諸於報端,美國CDC的“疫苗不良事件報告系統”(VARES)收到1099起疫苗接種後發生的死亡報告。接種mRNA疫苗後出現的血小板减少性紫癜共報告36起。

CDC對相關的臨床資訊進行了審查,包括死亡證明,屍體解剖和醫療記錄等,沒有發現可以表明接種疫苗導致患者死亡的證據。不過它在日本發生的嚴重過敏似乎比例略高,目前處於密切關注中。至於另一款同類型疫苗Moderna則似乎沒有報告接種後死亡的發生。

中國現時上市的三款滅活疫苗中,科興疫苗在香港獲批接種之後,至今發生了7起接種疫苗後的死亡事件。經初步評估後,香港衛生部門認為所有個案與接種疫苗沒有直接關係,死者或患者均涉及嚴重冠心病,心肌梗塞及肺水腫等情况。

疫苗接種後出現的死亡,並不等於就是疫苗導致的死亡。除了常見的副作用,疫苗也會引起不常見的嚴重副作用。阿斯利康疫苗因在丹麥接種後,多人出現血栓,其中有一人接種後出現血栓並死亡。現時已有15國暫停使用,調查是否與嚴重血栓的副作用有關。

關於阿斯利康的不利消息現時成為九款疫苗中最多的。在早期臨床試驗中因有效性過低,以及對新型病毒變種功效存疑,它曾在之前被南非退過貨。現時,歐洲藥品管理局(EMA)表示將重新評估該公司的疫苗緊急使用審批問題。

歐洲媒體悲觀地認為,阿斯利康可能已因其安全性問題,而“影響其接種以及普及。並會帶來災難性的後果。”

現時關於國藥北京、武漢疫苗、康西諾等三款國產疫苗,暫未傳出接種後死亡的案例。

疫苗的安全性在全球接種接近四億劑的時候,基本上已從這些真實的數據中,得出結果。而選擇那些疫苗接種,也成為了一些國家群眾選擇的依據。據CNN的報導稱,現時在美國部分地區,已出現群眾爭打輝瑞疫苗,而放弃一劑性的强生疫苗。而阿斯利康疫苗似乎也出現了一部分人拒打的現象。

如何看待疫苗的有效性與安全性?如何選擇接種疫苗?基於疫苗上市後的使用情况,本文在此對各種疫苗的副作用、安全性等進行了一次完整的盤點。需要指出的是,這個盤點是基於科學數據以及現時觀察所得出,不是嚴格意義上的排行,而是科學的梳理。

 

mRNA疫苗:輝瑞、Moderna兩款疫苗接種一億五千萬劑,接報1099起疫苗接種後發生的死亡案例、36起紫癜事件。亞洲人應該首選Moderna疫苗?

現時美國接種新冠疫苗已經超過了1億一千萬劑,主要接種的都是mRNA疫苗。在以色利,有50%的人口已經完成了兩劑接種,所以mRNA疫苗應該是現時接種最多的疫苗。這兩款mRNA疫苗中,一款是德國BioNTech公司研發的疫苗,輝瑞負責大中華區以外的臨床研究,囙此這款疫苗也常簡稱輝瑞疫苗,複星現時負責這款疫苗在中國進行的橋接試驗,同時也負責大中華的商業銷售。另外一款疫苗,是Moderna公司的疫苗。

3月11日,輝瑞公佈了來自以色利的真實世界數據,來自以色利最大的醫療服務機構Clalit對已接種輝瑞疫苗的60萬人及同等人數但尚未接種新冠疫苗者所進行比較,發現接種輝瑞疫苗後,無症狀感染的數量下降了94%,有症狀新冠感染數量下降了97%。這60萬人中,包括43萬名16至59歲的人,以及17萬名60歲或以上的人。現時在以色列流行的毒株為發現於英國的傳染力比較强的B.1.1.7毒株,與臨床試驗時流行的毒株不一樣,但真實世界的數據仍然複製了輝瑞3期臨床試驗的數據。

 

從3期臨床試驗數據來看,輝瑞和Moderna疫苗的保護效率基本相同,都是94%~95%,但是如果比較兩款疫苗在不同種族人群中的保護率,輝瑞疫苗在包括印第安人、亞洲人、阿拉斯加和夏威夷土著人等人群中的保護率為89.3%,而Moderna疫苗對有色人種的保護率為97.5%,有人囙此認為亞洲人應該首選Moderna疫苗!

但是,這只是一個對數據的過分解讀。在輝瑞疫苗的亞組分析中,亞洲人所在的分組中,對照組出現了9例感染,疫苗組只出現了1例感染,病例數太少,所計算出來的保護率並不可靠,保護率其實應該還是按總人群的數據來計算。

現時Moderna疫苗尚未報導真實世界數據,但應該也會與輝瑞疫苗相當。大家關心的問題是:這兩款疫苗的安全性是否有區別呢?

1月27日,美國疾控中心CDC發佈了首批2200萬劑疫苗接種後的安全性數據,這是“史上最密集、最全面的疫苗監測計畫”,所檢測到的不良反應,基本與臨床試驗所觀察到的相符,主要是疼痛、疲倦、頭疼、肌肉酸疼、發冷、發熱、腫脹、關節疼、噁心等。這些症狀都是暫時性的,一般在一、兩天內緩解。美國兩款疫苗接種的數量比較接近,輝瑞疫苗稍多一些,從CDC所收集的不良反應數據來看,兩款疫苗的安全性也基本可比。

 

比較嚴重的不良反應,是嚴重過敏,接種輝瑞疫苗後的發生率為每百萬人中5例,Moderna疫苗為每百萬人中2.8例,似乎Moderna疫苗稍好一點,但是不管接種哪種疫苗,嚴重過敏都是極小概率事件。

需要指出的是,截至3月9日,日本共有107558人接種了輝瑞疫苗,其中有17人出現嚴重過敏反應,這個比例高於在美國的發生率(百萬分之5),也高於在英國的發生率(百萬分之20)。日本厚生勞動省將於近期召開會議,討論日本和歐美國家疫苗副作用反應的差异。

接種mRNA疫苗後出現的血小板减少性紫癜,也叫免疫性血小板減少症(ITP),同樣也引起了關注,起因是美國佛羅里達州的一個醫生,在接種疫苗後出現紫癜,最後因為腦溢血而死亡。截至目前,CDC的疫苗不良反應檢測系統VAERS已經收集到36起ITP病例。

對此,《美國血液學雜志》發表了一份研究報告,對其中資訊比較齊全的20例紫癜病例進行了調查。這些病例中,9例是接種輝瑞疫苗後發生,11例為接種Moderna疫苗後發生,兩種疫苗也基本沒有區別[1]。大部分血小板都低於10× 109/L,但有7例本身就可能會有血小板减少的問題(1例免疫性血小板減少症病史;2例有輕度至中度血小板減少症病史;1例有遺傳性血小板减少,基線血小板計數本來就較低;另外3例有已知自身免疫性疾病,包括甲狀腺功能低下,克羅恩氏病或抗甲狀腺球蛋白抗體陽性)。

這20個病例中,此前從來沒有發生過紫癜問題的人有17例,但這是來自2000萬疫苗接種者的病例,發生率不到百萬分之一。每年美國出現的免疫性血小板減少症病例有5萬例,考慮到疫苗的接種率和接種時間,現時在接種mRNA疫苗後的免疫性血小板減少症發生率,也在自然發生的範圍之內。

截止2月21日,美國在接種了6300萬劑新冠疫苗後,CDC的“疫苗不良事件報告系統”(VARES)收到1099起疫苗接種後發生的死亡報告,CDC對相關的臨床資訊進行了審查,包括死亡證明,屍體解剖和醫療記錄等,沒有發現可以表明接種疫苗導致患者死亡的證據。

總結一下,mRNA疫苗在臨床試驗中顯示的保護率數據最高,其保護效果現時也得到了真實世界數據的支持。兩款mRNA疫苗基本沒有差別,沒有必要在這兩種疫苗中進行挑選。

 

腺病毒載體疫苗:阿斯利康/牛津疫苗全球訂單最多,安全性問題也最多。歐洲15國暫停接種,南非退貨,它在四款腺病毒疫苗中安全性排名最後?

康希諾的疫苗來自陳薇院士研究團隊,本來是世界上首款進入臨床試驗的疫苗,因為中國疫情迅速被控制住,3期臨床試驗就受阻了,直到今年2月25日才在國內獲得附條件上市準予。現時3期試驗的具體數據還沒有發表,也缺少大規模接種的數據。

俄羅斯的“衛星V”是兩劑腺病毒載體疫苗,完成2期臨床後就獲得了準予,但還是完成了3期臨床試驗並發表了數據。從數據上來看,保護率與mRNA疫苗是一個段位。但是,這款疫苗也缺少上市後的數據。

强生推出的是一劑腺病毒載體疫苗,3期臨床試驗的結果顯示,該疫苗對有症狀感染的保護率是66%,對嚴重感染及住院的保護率是85%。强生的疫苗剛剛在美國獲得批准,還沒有大規模使用的數據。

相比之下,阿斯利康疫苗獲得批准的時間比較早,而且是訂單量最大的疫苗,現時也有了一些大規模使用的數據。這款疫苗來自牛津大學,需要注射兩劑,但在英國進行3期臨床試驗時,因為錯誤使用了首劑劑量,試驗數據受到過質疑。

但是這款疫苗現時受到的最大挫折,可能是安全性問題。截至目前,歐洲已經有丹麥,挪威,冰島,奧地利,愛沙尼亞,拉脫維亞,立陶宛,盧森堡,德國、法國和義大利等15個國家對這款疫苗按下了暫停鍵,起因是多人在注射阿斯利康疫苗後出現嚴重凝血問題,其中一個丹麥的病例最後發生了死亡。在奧地利,一名49歲的護士接種了阿斯利康疫苗後數天內死亡,經驗屍檢查,這名女性體內也出現了嚴重凝血現象。阿斯利康疫苗是否與凝血有關?或者是否與某一批次的疫苗有關?現時還沒有正式結論。

與此同時,阿斯利康製藥公司以及歐盟藥檢署(EMA)仍堅持認為疫苗是安全的。3月10日,歐盟藥檢署稱,截止到現時的調查數據不能證明奧地利護士的死因同接種阿斯利康疫苗有關。

對於阿斯利康上市後不良反應的事件,韓國也有一個數據。據韓聯社報導,韓國1月26日啟動新冠疫苗接種以來,共接種了316865人,累計報告接種後不良反應3915例,占比1.24%。其中阿斯利康疫苗相關3896例,輝瑞疫苗相關19例。另外,接種後死亡11例,尚未確定死亡與接種新冠疫苗是否有相關性。從這個數據看,所報導的不良反應事件99.5%與阿斯利康疫苗有關,是否說明這款疫苗比輝瑞疫苗差很多呢?

實際上並不能這麼簡單地做出結論。韓國首批接種的疫苗,377138人接種的是阿斯利康疫苗,6208人接種的是輝瑞疫苗,而且輝瑞疫苗主要是給一線醫護人員,而阿斯利康疫苗是優先給療養院使用,所以不能直接根據現時的數位來比較兩款疫苗安全性的差別。

韓國所報導的不良反應事件,大多數為頭痛、發燒等輕微症狀。韓國防疫部門也正在調查接種後死亡病例和疑似嚴重過敏反應病例,判斷是否與接種疫苗有因果關係。

總結一下,對於腺病毒載體疫苗來說,康希諾、强生疫苗的優勢是只需要打一針即可獲得有效保護,但是否是理想的保護率?未來是否需要加强?現時並沒有答案。這兩款疫苗也尚未開始大規模使用。俄羅斯“衛星V”疫苗保護率不錯,但是缺少上市後數據,現時也無法對安全性做出橫向比較。

滅活疫苗:科興、國藥北京、國藥武漢疫苗,三款疫苗的安全性最高?副作用低於MRNA疫苗?中國現時上市的疫苗,哪家更好一些,如何選?

這三款滅活疫苗都來自中國,在中國先後獲得緊急準予使用、附條件上市準予,在國外一些國家也獲得了緊急準予或準予。但是,這些疫苗3期臨床試驗的數據並沒有正式發表,國內雖然已經接種了6498萬人,但是主要是18-59歲年齡段的人,官方也沒有正式的不良反應事件數據。

網上有一份國藥北生所的新冠疫苗說明書,其中提到了在國外進行的3期臨床試驗的安全性數據:接種部位“不良反應”的發生率,18-59歲疫苗組為19.45%,安慰劑組為27.45%;全身不良反應的發生率,18-59歲疫苗組為22.89%,安慰劑組為22.44%。

從這個數據上看,疫苗組和安慰劑組的不良反應事件基本可比,甚至在接種部位不良反應數據上,疫苗組更低一些,說明安全是沒有什麼問題的。這些不良反應的數據,也與之前發表的2期臨床試驗的數據一致[2]。

相比之下,mRNA疫苗在3期臨床中所報導的不良反應率達到了70%~80%[3,4],而且都高於對照組。假設不良反應記錄的標準是一樣的,那麼對比這些數據,就可以得出滅活疫苗更安全的結論。

但是請注意,如果說mRNA疫苗安全性較差一些,也主要是局部疼痛、發燒等一過性的不良反應較多,並不能無限推廣。有人看到國外老人接種mRNA疫苗後發生死亡的報導,就簡單粗暴地認為這是因為mRNA疫苗安全性不好,會打死人!這種認識是極端錯誤的。

隨著中國滅活疫苗在國外的準予使用,疫苗上市後的安全性數據也在積累和報導。根據《菲律賓星報》的報導,截至3月10日,菲律賓共有114615人接種了疫苗,978人出現了疑似不良反應事件,比率為0.85%,所接種的疫苗中,主要是科興的疫苗,總共有101827劑,另外阿斯利康的疫苗有12788劑,二者比例為8:1。科興疫苗的接種者報導了872例輕度不良反應事件,主要是注射部位疼痛,體痛,血壓升高,發燒,皮疹,等。此外,還有20例疑似嚴重不良反應,如呼吸困難、胸痛。菲律賓的衛生官員還在對所報導的不良反應事件進行調查,但認為其中一些跟“對副作用和針頭的恐懼所產生的焦慮”有關。

科興的滅活疫苗在香港獲批後,已經開始大規模接種,但是接種者也主要是85歲以下人群。即便如此,至今還是發生了7起接種疫苗後的死亡事件。經初步評估後,香港衛生部門認為所有個案與接種疫苗沒有直接關係,死者或患者均涉及嚴重冠心病,心肌梗塞及肺水腫等情况。所以,不管是哪一款疫苗,在接種之後都不可避免地會出現死亡事件,關鍵要看死亡是偶合事件還是因為疫苗所導致。

事實上,在香港開始接種疫苗之前,科興疫苗接種之後就已經出現過死亡事件。根據香港食物及衛生局局長準予科興疫苗在香港緊急使用的附加條件的要求,科興需要定期向港府提交最新臨床數據、安全性報告等數據。3月8日,香港衛生署助理署長陳淩峯在記者會上披露,科興疫苗克爾來福在全球已接種4400萬劑,科興收到的接種後死亡個案通報共有56宗,死者年齡介乎26—103歲,其中有20宗死亡涉心血管疾病,年齡分佈為50—98歲,經評估後認為,死亡事件均與疫苗接種無關。

如果死亡事件與疫苗接種無關,那就是屬於自然死亡事件,對於高齡人士、有基礎病的患者,總會有一定比例的自然死亡事件,一但大規模開始接種疫苗,這樣的事件總會發生,所以對於疫苗的推廣來說,需要正確地讓吃瓜羣衆預先有所準備,而不是片面文宣“100%安全”。

滅活疫苗是一種常規疫苗,面臨的問題是保護率較低的問題。所公佈的早期臨床試驗的數據也表明,滅活疫苗所誘發產生的中和抗體水准較低,從理論上來說,這就會影響疫苗的保護效果。從官方公佈的3期臨床試驗的保護率數據來看,滅活疫苗也低於mRNA疫苗。當然,由於不同臨床試驗的評判標準不一樣,所面對的流行病毒株也不一樣,無法根據來自不同試驗的數據就準確地判斷出不同疫苗保護率的差距。

根據華爾街日報的報導,準予使用國藥集團滅活疫苗的阿聯酋,已經在開展注射三針疫苗的研究,希望對接種完兩針後沒有產生足够抗體的人群進行加强免疫,新增疫苗的保護率。

總結一下,對於滅活疫苗來說,理論上這三款疫苗的效果應該都比較接近。相比之下,科興疫苗提供的資訊更多一些,透明度也更高一些。

總體來看,現時上市的這些疫苗,並沒有哪款疫苗因為效果太差而不值得使用,也沒有說哪款疫苗存在巨大的安全性風險。雖然阿斯利康的疫苗在歐洲15國暫停使用,但是預計在調查清楚之後,還會繼續使用。

新冠疫情已經有一年多了,有一點比較清楚:如果不能通過疫苗達到群體免疫,新冠疫情在全球將無法獲得控制,雖然通過物理性的抗疫措施可以減輕疫情,但只要放鬆抗疫措施,疫情又會死灰複燃。

對於個人來說,疫苗並不是100%有效,也不可能是100%安全。因為擔心疫苗接種後可能出現的不良反應,有人可能選擇不打疫苗。但是,一但大部分人接種疫苗之後,抗疫措施將放鬆,不打疫苗的人將承擔更大的感染風險!即便對於之前已經感染過的人來說,也可能發生二次感染。

疫苗的優缺點不是二進位,不能用1和0來代表,所有的數據只是告訴我們好事和壞事發生的概率,供我們選擇時參攷。每一個人都要面對自己的命運,也必須做出選擇。

 

參考文獻:
1.Zulfiqar,A.-A.,et al.,Immune Thrombocytopenic Purpura in a Patient with Covid-19.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2020. 382(18):p. e43.
2.Xia,S.,et al.,Safety and immunogenicity of an inactivated SARS-CoV-2 vaccine,BBIBP-CorV: a randomised,double-blind,placebo-controlled,phase 1/2 trial. The Lancet Infectious Diseases,2020.
3.Polack,F.P.,et al.,Safety and Efficacy of the BNT162b2 mRNA Covid-19 Vaccin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2020. 383(27):p. 2603-2615.
4.Baden,L.R.,et al.,Efficacy and Safety of the mRNA-1273 SARS-CoV-2 Vaccin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2020.
https://www.pfizer.com/news/press-release/press-release-detail/real-world-evidence-confirms-high-effectiveness-pfizer
https://www.france24.com/en/europe/20210311-covid-19-denmark-pauses-use-of-astrazeneca-vaccine-over-blood-clot-fears
https://www.philstar.com/headlines/2021/03/12/2083859/doh-only-21-out-114000-covid-19-vaccine-recipients-had-serious-side-effects

摸魚頭條


分享到社交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