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新加坡将冲厕水回收处理后酿成啤酒

分享到社交媒体

厕水啤酒

先别笑!何止是酿啤酒,整个新加坡都在喝所谓的“冲厕水(新生水)”……

一般城市污水经过污水处理厂一系列沉淀、过滤、曝气、消毒后又会排入附近的地表水系。

而下游的城市又会通过泵房和管系把这些水输送到城市,进行重新过滤、消毒后给居民来使用。

如何看待新加坡将冲厕水回收处理后酿成啤酒,首批上市后所剩无几?你能接受吗?

而新加坡直接跳过中间繁琐的环节,把冲厕水过滤消毒后酿成啤酒,或者直接饮用?

其实新加坡是一个极度“缺水”的国家,这可能颠覆你的认知,作为东南亚马六甲海峡上的航运枢纽,新加坡怎么可能缺水?

主要是新加坡国内没有大型湖泊和河流进行供水,只能看着降雨随着城市管道付之东流。
1963年,新加坡为了可以免费饮水索性加入了水资源丰富的马来西亚,这样新加坡民众就可以免费饮水了……
可是好景不长,1965年,马来西亚与新加坡关系破裂,新马分家。1965年8月9日,新加坡脱离马来西亚,成为一个主权独立的共和国。
《1965年新加坡独立协定》中列明,马来西亚政府必须确保柔佛州政府遵守两项水供协定的条款,同时新加坡政府也必须确保公用事业局恪守相同条款,该协定也在联合国备案。
(虽然我们分家了,可村里的井还是公用的)
新马分家后,新加坡在李光耀的带领下飞速发展,经济很快就超越了马来西亚,两岸的心理不平衡就这样产生了。
马来西亚方面开始拿水供协议做文章,指责两份协议都是在英国殖民者影响下签署的,内容条款过于偏袒新加坡。比如在签订协议时,柔佛州(毗邻新加坡)没有水厂,无法处理生水,只能出口原料给新加坡,后者把这些生水处理完了之后,再回购引用。
(新买马的生水,净化后再卖给马,含泪血赚6亿美元)
当时柔佛州生水的售价是每1000加仑3分,从新加坡买水的回购价是每1000加仑50分钱。有媒体爆料,每年这自来水来回之间,新加坡净赚6亿美元,工业附加值全让新加坡占了,越发挑动了马来西亚政府的神经。
但新加坡不为所动,一口咬定协议已经签下了,不得反悔,而且指出柔佛州缺乏净水技术是马来西亚自己的责任,新加坡出了人力电力帮忙处理生水赚点人工费,不存在欺诈马来西亚的问题。两边相持不下互打口水仗,还一度想闹上国际法庭,一直打到了90年代才迎来了一次转机。
1990年,新加坡公用事业局和柔佛签署协议,由新加坡出钱建造林桂水坝。水坝的建设和营运费达到3亿元,设施归马来西亚所有,而新加坡公用局的柔佛河水厂则建在柔佛河的下游。由于达成双赢局面,新马水供之争暂时有所缓解。
在此之后,新加坡一共建了17座蓄水池,再加上柔佛河的水量,基本上满足了新加坡一半的用水。
文章来源–地缘谷,作者:南馨艺

直到2002年,新加坡公用事业局正式启动再生水计划,并将这些经过二级污水处理而来的水命名为“NEWater”,意为“新生水”。在缺水危机的逼迫下,新加坡科学家成功让再生水的水质达到了世界级的饮用水标准。

所谓新生水就是通过采用先进的微过滤、反渗透膜、紫外线杀菌等技术将政府统一集中处理过的生活、工业污水进一步净化,形成的高品质纯净水。新生水大部分用于工业生产,少部分打入蓄水池与自来水的原水混合,在水厂进一步加工后通过自来水管输千家万户作为他们的的饮用水。

其实新加坡对于“再生水”的痴迷是刻在骨子里的,2002年时任新加坡总理的吴作栋在新加坡37周年国庆上第一个饮用“新生水”,并宣布此后新加坡人的饮用水都是新生水和自来水的混合水。

预计到2060年也就是跟马来西亚签订供水合同结束前一年,“新生水”将占新加坡全国用水量50%~55%。

既然你管人家的“新生水”叫“冲厕水”,所以他们不单单会用这些所谓的“冲厕水”来酿啤酒,还能用来煲汤、煮粥、蒸米饭…… 摸鱼头条


分享到社交媒体
简体中文繁體中文English日本語한국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