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最令我难忘的事,是小区风控后,和邻居一起去抗易维权。

分享到社交媒体

2022年最令我难忘的事,是小区风控后,和邻居一起去抗易维权。

我是个写字的,常年纸上谈兵,这一回,算是跃然现实,亲历了一场真实的抗争。

说实话,起初我并没有十足的信心,毕竟,当我们在小区群里对于风控合法性提出质疑后,招来的更多是谩骂,是指责,是“老老实实在家呆五天不好吗!”

而响应者寥寥无几。

但我们还是硬着头皮,据理力争。其实,封不封对我这个自由职业者来说,没什么所谓。别说是五天,就是十天、一个月不出门,也没影响。但道理不是这么算的。这是个事关自由的问题——出不出门,得由我自己选。

总之,我们建起了维权群,开始只有4个人,大眼瞪小眼,不忘互相鼓励:“没事的,人会多起来的。”

话虽如此,内心却很失落,觉得希望渺茫,但也和朋友约定,哪怕最后只有我们两个人,也要去争一争。好在,事情后来有了转机。一个陌生微信加了我,原来,小区里有另一拨人也在争取,于是两拨人凑到一起,又分头到各个楼群里拉人。最终,维权群的人数超过了200人。

我们商量了策略,定好时间,很快开始行动。过程就不细说了,总之,结果是好的。我们在整个交流过程中,充分表达了诉求,并始终保持理性。就在沟通后的当晚,小区成功解风。

说实话,这不是什么大事。自身权利受到侵害,去维护,去争取,本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但就是这件正常事,给了我极大的触动。

我原先总会在各种文章里写,权利是要在抗争中去兑现的。但那只是写写而已,在写的时候,内心有几分相信、几分怀疑,自己都不能分辨。

但经过这件事后,我终于可以坚定地说,抗争是有用的。

尽管我也承认,这其中一定有浪漫化的成分,有群情激愤下的自我感动,但抛开这些,只看结果。结果是,我们争取了,我们成功了。这是不容置疑的事实。

在整个过程中,有无数瞬间都让我十分难忘。

比如,当我在小区群里和人争吵,感到孤立无援时,突然有人站出来,坚定地站在了我的身边。我想起网友回复我的那段话:“只要有一个微薄的声音出现,我就狂奔过去和他站在一起,这就够了。”这段话给了我很大鼓励。今后,我也会这样狂奔过去,以及,我更想成为那个微薄的声音。

比如,在维权现场,当小区门重被打开后,一个男生突然落寞地说:“今天这么冷的天,我在这儿折腾一下午,只是为了争一个周一能去上班的权利。我感觉自己好卑微啊。”我会永远记得他当时的表情。

还有,小区解封后,我们在群里庆祝。以下这段话,被不断复制粘贴:“谢谢今天到现场抗争的邻居们,和你们做邻居,是我的荣幸!”

这个维权群至今还在,它已被更名为“XX小区邻里互助群”。现在病闹得正凶,还是靠这个群的邻居们互帮互助,送药、送口罩。我在这个小区住了这么多年,也是从去年开始,才感觉它真的像了一个社区的样子。

我想,很多年后,我仍会记得2022年,记得这件小事,记得在刺骨的寒风中呐喊的人们,和一张张从陌生到熟悉的脸。

我想告诉每个人,抗争是有用的。它一定会很艰难,但没有比这更容易的捷径。

正如鲁道夫·冯·耶林在其名作《为权利而斗争》中所写:“世界上的一切法都是经过斗争得来的。所有重要的法规首先必须从其否定者手中夺取。不管是国民的权利,还是个人的权利,大凡一切权利的前提就在于时刻都准备着去主张权利。”

如此,就不必再问这个世界还会变好吗。

当我们每个人都在乎自己的权利,去行动,去争取,去为每一件小事、大事斤斤计较、不懈抗争时,世界就已经在变好了,又何须多问。 source


分享到社交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