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豆”基金經理,還值得追捧嗎?

分享到社交媒体

愛豆 基金經理,還值得追捧嗎?開工了。春節休市海外市場一片紅盤,尤其早開市兩天的港股牛氣蒸騰,可A股的開工氣氛就要差得多。先是不跟漲,2月22日,星期一,許多企業和投資者心理意義上的“正式”開工日,抱團白酒股大跳水,茅台跌掉一成,3000億元市值灰飛煙滅。 2月24日,又是一個令投資者心驚肉跳的日子,股市再度大跳水。愛豆 基金經理

難道基金抱團抱不住了?那些讓90後為之心動為之癲狂的“愛豆”基金經理,還值得追捧嗎?

“愛豆”基金經理,還值得追捧嗎?

眾星捧月一般,本輪行情基金經理的“愛豆”之首,非易方達基金的張坤莫屬,其風頭早超過了昔日基金一哥王亞偉。張坤,2008年畢業於清華大學,生物醫學工程碩士,畢業後就投身於基金管理業,先做研究員,後來獨立管理基金,2012年9月開始掌管“易方達中小盤混合”,至今回報率已達到770%。

張坤是貴州茅台這個超級風口的幸運兒,他牢牢把握住了茅台股價騰飛,8年的投資履歷中,他還展現出了與年輕投資人不相稱的穩定和篤定,很少換股, “咬定青山不放鬆”,易方達也因此成為了全球三大酒莊之一。去年,易方達一家基金就獲得了1600億元的收益,規模也上了萬億。因為給投資者賺了大錢,張坤一下子晉級男神,成了基金界的愛豆。

更誇張的是,粉絲們甚至還成立了張坤的“全球後援會”和超話,還給他做了應援圖。有人還滿懷禪機地悟出張坤的投資哲學,所謂認知決定了你的財富高度,你永遠賺不到自己認知之外的錢。

 

“愛豆”基金經理,還值得追捧嗎?

在這個茅台飛天,SpaceX一次次完美回收,比特幣飛升,新冠病毒肆虐的今天,人們似乎又回到了當年互聯網泡沫高漲的時刻。人們憧憬著科技進步的巨大紅利,同時也為紙面財富的膨脹而歡呼。基金經理也應運而生,成為新一代的國民偶像,被熱捧被追逐著。那麼,究竟該如何看待這一現象,換言之,還該不該追隨他們呢?

在海外,一個形象的比喻是,基金經理選擇股票,如同把投標遞給猴子,任由它們投向股票公告牌。作為整體,基金經理戰勝不了市場,又因為他們消耗了管理費用,長期看他們的收益率甚至低於整個市場的平均水平。

可在A股市場,基金給人的是完全不同的印象,公募基金常年能夠戰勝市場,自2001年開放式基金問世到2013年,12年間偏股基金有9年戰勝了市場。 2008-2012年的5年中,分別有97%和93%的主動型基金戰勝上證綜指和滬深300指數。最近幾年中,這種“優良傳統”仍得以保持著,“炒股不如買基”的現象更為明顯了。尤其2019年和2020年,公募偏股基金產品連“牛”兩年,有1200多只偏股基金產品淨值翻倍。

“愛豆”基金經理,還值得追捧嗎?

2019年偏股基金收益率中位數達到35%,WIND數據顯示,2020年,主動管理的權益類基金算術平均收益率為48%,其中,55只基金收益率超過100%。同期,滬深300指數漲幅為24.83%,只相當於主動權益類基金平均收益率的一半。

有人認為是公募基金找准了賽道,也有人認為是市場結構和生態發生了積極向好的變化。從統計上看,A股的基金經理並不擅長擇時,而是在選股上更勝一籌,這凸顯了專業投資的價值。畢竟宏觀經濟變動紛繁複雜,需要非常強的歸納綜合能力,甚至是直覺的能力。面對宏觀變動,小商小販或比書齋裡的教授學者們更有感知。可在專業層面,基金的優勢就太明顯了,他們都擁有龐大的研發團隊,投入不菲的研發成本;作為一名股民,如果說尚有一點時間琢磨基本面,實地考察上市公司,研讀報表恐怕就心有餘而力不足。研發方面,股民已經輸了一招。

炒股票,抑或是專業投資,投資者的專業素養很重要,勝不驕敗不餒,持之以恆。經歷了長時間的培養,在行業中站穩腳跟,職業基金經理又勝一局。而散戶,良莠不齊的一群人,整體水平上肯定沒法比。制度保障上,雖則個別基金鬧出過醜聞,作為一個整體,基金公司擁有嚴密、規範、科學的投資流程,即便某個基金經理一時難以控制自己的人性弱點,也可以通過這個嚴格的投資流程最大程度地消除其危害;而股民呢,散兵游勇,單打獨鬥,只有自我管理的份,對多數人,人性的弱點在這裡發酵膨脹。

有關基金經理的信息優勢,有一點是不能言說的,但任何人都心知肚明的,那就是內部消息,是利益輸送。在一個缺乏監管,違規成本甚低的資本市場裡,基金經理處於信息中心,擁有資源優勢。散戶焉有可比性。

 

在海外,基金經理難道不也是具備散戶無法比擬的優勢?問題是,海外的基金,本身就是市場。成熟的資本市場,超過一半的股票為基金所持有,作為整體,基金自然無法打敗自己。又因為參與者中大多數都是專業投資者,研究機構眾多,學術界和實踐界的溝通非常完善,市場定價自然有效。並且,法律體係幾乎密不透風,違規成本高昂,專業投資者也無法擁有超越普通人的信息源和資源優勢。

這樣一比較,股民的劣勢也就凸顯出來了。進一步思考,股民的虧損,甚至和基民的盈利有關聯。基民代表的是先進的生產力,身處同一個市場,先進的事物成長壯大,而作為落後生產力的散戶,自然是以自身的日漸衰敗,為社會的進步做著鋪墊物。基金從零到20萬億的壯大過程中,散戶無時無刻不是充當著被蠶食的角色。而這一過程,也只有到基金規模占到市值的一半,市場成熟了的時候,才會停止。

 

“愛豆”基金經理,還值得追捧嗎?

這兩年,公募基金收穫了過去10年裡業績最好的“時光”。可問題是,隨著“打不贏就加入”的浪潮,隨著90後開始投資,飯圈熱衷於“養雞”,基金膨脹的速度也太快了,整個2020年公募基金新募集產品規模刷新歷史最高紀錄,達3萬億元,這些新流入的資金到了基金經理的手裡,短時間內是要投出去的,他們只會投資自己認知圈裡的東西,於是,他們抱團的效應越來越明顯了,即使投資品種已經不在價值窪地裡,不在合理的價格範圍,似乎也只能投下去。

就在2月下旬,張坤迫不及待地為掌管的基金,易方達中小盤大比例分紅,還暫停了申購,意味著明星基金經理也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壓力。

當過多的資金追逐過少的投資品種,即使最初是從價值投資出發,也會演化為一場投機。裹挾在其中的基金經理們,他們本身就是投機漩渦中的水流,長期看,他們或有定力穿越牛熊,可短期看,又只好隨波逐流了。這個意義上,即使追逐明星基金經理們,基民們也不該孤注一擲,而是要在策略上定投,分散並化解風險。

https://www.moyunews.com

本文作者:邢海洋


分享到社交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