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每个富士康员工身上都会有一个编号

分享到社交媒体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每个富士康员工身上都会有一个编号。厂仔有,厂妹也有,甚至连主管都有…唯一的好处就是我不用记住她的名字,我只需要记住她的编号。

富士康厂妹是一种很独特的女性,她们没有被资本营造出来的消费主义洗脑。每天按部就班的工作,不会好吃懒做,更不会把精致挂在嘴边。她们知道勤劳致富,在流水线戴着兜帽跟我们一样拧螺丝,手套上满是铁屑,下了班拿起馒头就造。她每次领完厂里发的口罩就喜滋滋跑来拿给我,两个人回到外面800租的15平单间,随便吃点路上买的麻辣烫就开始做爱。

 

广东常年闷热,做完爱我张腿躺风扇下,几把垂在左边,我看着抖音上的骚牌直播热舞,她在两平米厕所里搓着我的臭袜子,晾完两个人的衣服,最后把拼多多买来的钢圈变形了的胸罩挂在衣架上,再一脸娇羞的趴在胯下舔牛牛。倒下的牛牛再次立起,我想过做第二次,但我始终没有做。富士康的饭菜营养和那微薄的工资不允许我一天做两次。这样的日子很满足,远离cbd和高大上,蜗居拆迁楼,跟深圳这个一线城市格格不入。我那年大专毕业,干过销售,发过传单,在那些自称创业逼开的奶茶档里做过奶盖…为了过上性生活,才委屈进了富士康找了这个厂妹。她不是微博小红书上的精致女孩,不过我常常因为福利姬的大波会忍不住点赞。

做嗳时,我幻想过她就是那些福利姬。我们冬天做嗳取暖,她穿着棉拖鞋,粉色保暖棉裤蹲在地上给我口,呜呜呜呜的问了好几次怎么还不射啊~冷风从窗户缝吹进来,吹得牛牛发抖,我又开始怀念那个闷热的夏天…我是个大专生,她觉得很好,跟三五农村姐妹吹嘘,想跟我一辈子,开开心心,脸上笑出褶子。不久后疫情好转,国家开始解禁夜市,在富士康用完餐后我们走在地摊旁,她看着150块的高仿巴宝莉衬衫愣神,我赶紧示意她走,晚上她睡觉后我偷偷拿起手机打开淘宝花呗分了12期才买下那件巴宝莉。印象中,这是我买过最贵重的物品。不久后,她妈妈从四川老家打来电话。让她赶紧回老家相亲,对方是在当地开建材店的30岁中年男,名下有房有车…当然,还有高额的彩礼。她问我能不能给她未来,如果能,就跟我留在深圳。我抿了抿嘴,在借呗借了5k给她回去。

送她去火车站的那天风依然很冷,车站月台下不经意间扫过一眼她白里透红的脸,我又想起那天穿着棉裤给我口的画面。那晚的风跟车站的风是一样的,很冷,很冷,很冷…

在她走了不久后我便离开了富士康,来到广州卖保险。深夜里我还是会在微博点赞大波福利姬,只不过我把头像换成了一个捂脸绿头男。微博签名是blonde专辑里的一句英文歌词,喜欢在微博写“我好孤独”之类的没人看又没营养的短句。在各个时尚博主下聊潮流文化爱聊奢侈品牌和穿搭,但身上没有一件衣服超过200块。时不时转发一下政治类的博文,内涵一下国内政治,评论几句标新立异的话语,仿佛众人皆醉我独醒。字里行间充满着“我是懂哥”这四个大字。我从来没有在微博发过全脸的自拍,分享图片全是色调全是黑白灰,时不时发一张猫猫狗狗的照片,再配上一句图文不搭的古诗,显得既有爱又文雅。我也开始游走在各个感情博主的评论区下,时不时评论一句潮流语录。长期坚持,日复一日。终于,一个坐标重庆的女孩发来了私信,姜太公钓来了皇帝,我钓来了她。我开始满怀憧憬,暗地里赞许自己的苦苦坚持总算是没有白费。但我始终都没有跟她提起过那个富士康厂妹。我们从开始漫无目的.的聊,到后来互相分享日常里的鸡毛蒜皮,每过去一天,对她肉体的着迷程度就渐渐加剧。在手机的那端,不知跟她一起虚度了多少日夜,看过多少次山花烂漫,数过多少颗灿烂星斗…

我问她重庆有没有下雪,能不能在雪地里写上我的名字。她说可以。我们约定好今年她能看到雪,就会在雪上写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不过我知道,重庆今年一定不会下雪,或许永远不会…

可能多了些许烟火,广州的冬天要比深圳温暖一丝。夜里,窗户外依旧狂风四起,看着手机里重庆女孩发过来的黑丝照,我又想起那个富士康厂妹,牛牛硬了,眼眶湿了。


分享到社交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