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3萬人孤獨死去

分享到社交媒体

每年3萬人孤獨死去 ,這天,從業已經15年的增田接到了一項新的工作。這次的工作地點是茨城縣的一處公寓,他帶著隊員,拉上了整整一車的工具——兩個月前,有一比特獨居老人在這裡死去,遺體已經被警方帶走,但公寓的清潔仍需要專業人員善後。房間裏各處的垃圾堆積如山,穿過昏暗的玄關,客廳裏滿地都是死去的蛆蟲與蒼蠅,大塊棕褐色的污漬散發出難以言喻的臭氣。那是人體自然腐爛兩個月形成的痕迹。由於時間過長,屍水從遺體中流出,滲入傢俱,死者的頭髮都已經黏在了地毯上,皮質沙發上也附著著他的部分皮膚。

每年3萬人孤獨死去
圖片來源:NHK紀錄片《老年公寓清潔隊》

鄰居表示,死者身體狀況似乎一直欠佳,囙此多年沒有工作,公寓裏的水、電、瓦斯也早早五年前就被停用——沒有人認識他、也沒有人知道他的任何資訊,就連公寓的管理員也不常看見他。
然而,清潔隊收拾房間時,卻意外地發現了一張字條。

 

每年3萬人孤獨死去
圖片來源:NHK紀錄片《老年公寓清潔隊》

上面寫著:「管理員先生,請幫幫我。」

 

無人知曉:每年3萬人孤獨死去
沒有人知道,在去世之前,死者身上發生了什麼。

鄰居表示,近兩周以來,家裡彌漫著一股臭氣,即便關上了窗戶,不知名的蟲子與蒼蠅仍舊源源不斷地鑽進自己的家中,囙此,她聯系了公寓管理員,沒想到第二天警詧就找上了門。死者大約62歲,公寓內承載個人社會身份的東西,只剩下信用卡、銀行帳簿、明信片,與幾張年輕時的照片。他的手頭並不寬裕,由於家中水電被停,所以連衛生間也無法使用。房間裏堆放著一排又一排的塑膠瓶,作為排便的容器使用。

從現場的情况上來看,清潔隊員推測,他很可能患有某種疾病,並且長期營養不良。長期處於惡劣生活環境中的死者幾乎沒有任何社會關係,只有一個已經12年沒有聯系過的親生哥哥。哥哥表示,當年自己曾給他介紹過一份工作,但他卻辭職了,「他認為我會生他的氣,於是拒絕再見面。」清潔隊完成工作後,哥哥來到公寓收拾遺物:「最後一次見他,我告訴他隨時都可以回來,但他從來都沒有回來,所以我放弃了。」

 

每年3萬人孤獨死去
圖片來源:NHK紀錄片《老年公寓清潔隊》

也許正是在那之後,死者逐漸割捨了自己的所有社會關係,直至最後無人知曉地死去。孤獨死,在日本已經成為一種愈發嚴重現象。

《孤獨死的真相》作者康裕裕樹教授表示:
「孤獨死的定義有四點:
第一,有人死在房子裏;
第二,沒有人發現;
第三,自殺不算孤獨死;
第四,沒有人預測或預料到死亡。」

在NHK紀錄片《老年公寓清潔隊》中提及,2013年的資料顯示,有15萬人在家中死亡,另外還有3萬孤獨死、自殺案件2.7萬,孤獨死的數量甚至已經多於自殺。未來10年,日本孤獨死的數量可能會新增到1年10萬人。而隱藏在殘酷事實背後的,其實只是社會問題的一處投影。

 

失去羈絆的社會

「我是一個二十多歲的男性,說實話,我感到非常孤獨,甚至有過自殺的念頭,希望身邊的人多跟我打招呼,不管說些什麼都好,就這些。」

這是日本NHK的節目調查中,無數「孤獨」的留言之一。

值得注意的是,留言者並非老人,而是一比特風華正茂的男性。

2018年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將一個國家的成人教育水准定義為年齡在25歲至64歲之間,以兩年制學位、四年制學位或職業課程形式完成某種高等教育的人的百分比。其發佈的報告中顯示:日本完成高等教育的人數百分比為50.50%,位居世界第2名。發達的經濟可以提供富裕的物質生活,較高的文化水准、文化素養又可以帶來高品質和更加理性的精神生活,可為什麼日本的孤獨死現象卻愈演愈烈,而且有逐漸年輕化的趨勢?

 

一切還要再次回到經濟問題。

上世紀80年代後期日本各項經濟指標達到了前所未有的新高度,迎來了泡沫經濟的最高峰,但由於資產價格上升無法得到實業的支撐,泡沫經濟最終走向了衰落。

1986年1月到1987年2月,日本銀行連續5次下調利率,造成了大量資金過剩。在市場缺乏投資機會的情况下,過剩的資金迅速流入股票和房地產行業,造成資產價格的大幅度上漲。

1987年10月19日,被稱為「黑色星期一」的「紐約股灾」爆發,在各國都為預防通貨膨脹而相繼提高銀行利率時,日本政府卻繼續將貼現率維持在2.5%的超低水準上,日本經濟的頹勢卻由此開始。

1989年,日本政府為扭轉經濟現狀,决意改變貨幣政策方向,連續5次上調中央銀行貼現率,從2.5%升至6%;日本銀行要求所有商業銀行大幅削减貸款,到1991年,日本商業銀行實際已經停止了對不動產的貸款。

最終,泡沫被刺破,股票和房地產市場劇烈下跌。

泡沫經濟破滅後,日本經濟開始衰退,日本各個行業開始縮減生產規模,以降低生產成本,這勢必會導致失業率的上升和就業率的下滑。

經濟的動盪導致社會形態的巨大改變,大量人口失業,甚至背上巨額債務,社會生存壓力陡增。同時,日本的產業出現空洞化現象。

越來越多年輕人選擇自殺,個人主義盛行,人與人之間的「羈絆」也就越來越淡薄。

據日本小額短期保險協會撰寫的孤獨死現狀報告顯示,2018年,「孤獨死」的人群之中,有四成是本該成為社會支柱的中青年人群。

 

每年3萬人孤獨死去
圖片來源:日本小額短期保險協會撰寫的孤獨死現狀報告

 

孤獨死的「後備」:老齡化人口

據日本厚生勞動省的人口動態統計結果顯示,2019年日本出生人數為86.5234萬人,首次不足90萬人,為有統計以來的史上新低;2019年日本死亡人數超過138萬人,人口自然减少數量達到歷史最高水準。

2019年,日本生育率為1.36,比上一年下降0.06點;東京都生育率最低,只有1.15。

時任日本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表示,少子化問題關乎日本社會經濟根基,將繼續採取措施致力於解决這一問題。但對日本來說,這並非易事。現時政府每年投入約5萬億日元(約合3233億元人民幣)用於應對少子化問題,效果並未顯現。

與此相對的是,日本老年人口的日趨新增。

據世界銀行2017年數據,日本的人均壽命為84.1歲,位居世界第一。

據日本厚生勞動省2018年的資料顯示,2017年日本人均預期壽命繼續保持增長並創歷史新高。

2017年,日本女性的平均預期壽命為87.26歲,男性的平均預期壽命為81.09歲,分別比上年增長了0.13歲和0.11歲,連續6年保持增長並創歷史新高。

當一個國家或地區60歲以上的老年人占人口總數的10%,或65歲以上老年人占人口總數的7%,即意味著這個國家或地區的人口處於老齡化社會。日本早在1970年就達到了這個標準。

1995年,日本65歲及以上人口超過14%,達到了超老齡化。據日媒報導2020年這一數位已經高達28.7%,同時,中國的數位為12%,而未來日本的老齡化率還將繼續上升。

 

每年3萬人孤獨死去
圖片來源:日本高齡社會白皮書截圖

隨著老齡人口的激增,日本社會保障包括養老、醫療、福利等方面的支出在國民生產毛額中所占比率也在不斷上升。從1970年的5.8%上升到2001年的22%。

據統計,日本醫療費用占國民收入的比重:1980年為6.2%,1995年為7.1%,2000年為8%。

2018年人民網的報導中提及,預計到2040年日本國民生產毛額用於老年人的醫療、護理、年金等方面的費用與2018年相比大約會新增60%。持續新增的老齡人口要求醫療保障更加完善和健全,而經濟的衰退又成為醫療投人的絆腳石,這就意味著相當一部分老年人會因為醫療保障不到位最終「孤獨終老」。

此外,在山區、孤島和偏僻地區生活的人們雖然享有國家醫療和各種福利,但是卻不能及時得到醫療服務,被稱為「有保險,無醫療」。這種「無醫地區」在日本有1000個左右。

越來越多老無所依的老年人口,正在不可避免的走向孤獨死亡。

 

每年3萬人孤獨死去
圖片來源:NHK紀錄片《老年公寓清潔隊》

 

孤獨死去?
還是死於孤獨?

 

《日本時報》報導稱,受新冠影響,人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孤獨,日本的自殺率經歷十年連跌之後,在2020年首次出現上升。

據海外網報導稱,日本首相菅義偉决定任命內閣府特命擔當大臣阪本哲志擔任第一任「孤獨大臣」,以努力减少該國居民的孤獨感和社會隔離,並應對自殺率上升的社會問題。

菅義偉表示,日本婦女比男子遭受隔離所帶來的影響更多,而且自殺的人數呈上升趨勢,囙此他希望阪本哲志「能發現問題並全面推廣政策措施」。

讓我們再次回到文章開頭的那位死者。

在他死去之後,鄰居表示:「應該有人提前幫幫他,我只是個鄰居,無法幫上什麼忙,也無法為他做什麼,但租房公司應當幫幫他。」

而當租屋公司的管理員則表示:「我們對大家的關心都是平等的,每個人都會得到相同的服務,無法無法對他有特殊的服務。」

或許,對於那些孤獨死去的人來說,需要的不是一項政策的推廣,而僅僅是一比特來敲門的人。

 

摸魚頭條


分享到社交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