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怀孕了”,刺激

分享到社交媒体

最近网上出现了两个让年轻人感到惊慌失措的“孕肚”。

一个来自《亲爱的小孩》里的任素汐:跟身材不成正比的凸出、沉重,布满妊娠纹。

另一个更贴近以往文艺作品里的怀孕形象,圆润、微微隆起,看起来好像只是塞了个无关痛痒的枕头。

唯一的问题在于……它长在男人的身上。

是的,“假如男人也能怀孕”的脑洞,终于有人拍了。

在最新播出的日剧《桧山健太郎的怀孕》中,正在广告界打拼的男主,突然发现自己怀了女友的孩子。

多少女性网友像我一样,早在出预告的时候就准备好了幸灾乐祸:“这回看男人还能不能站着说话不腰疼?”

结果正片一出——根本一点都不爽。

(本文没有关键情节剧透,大家可以放心观看。)

01

不仅没爽到,

还差点气死了

要说完全没爽到也不太准确,至少一开始是挺解气的。

在剧中虽然理论上任何男人都有可能怀孕,但孕夫还是极少数。

于是当桧山听到医生指着自己的B超结果,说“这就是婴儿”的时候,整个人都是崩溃的。

而当他终于接受现实,并开始通知相关人士的时候——请欣赏大型男女对调现场

首先,他跟孩子的母亲亚季并没有处在一段稳定的恋爱关系中,只是彼此男女朋友中的一个;

所以当桧山告诉她自己怀孕了的时候,亚季的反应是这样的:

“肯定是我的孩子吗?”↓↓

身为工作狂的亚季并不想被孩子耽误生活,但又不好直说,先是默默转身装傻;

直听到桧山表示“这孩子我可不想生”之后,才仿佛松了口气一般点点头:“这样啊,当然了。”

后来跟朋友聊过,亚季又有点动摇。

桧山来找自己签堕胎同意书时,她又试图说服他留下孩子:“这样我就不用生产,也能有自己的孩子了。”

又马上找补:“男人生育是多么少见的一件事情,或许这是上天的礼物,我们真的很幸运呢。”

“当然如果你执意想要做手术的话,我也非常理解你的决定。”

耳熟吗?桧山也觉得耳熟——

“你说话的调调,怎么跟那些渣男一个样啊!”

也不只是亚季那么渣。

怀孕之后,桧山发现身边的女人都纷纷渣了起来。

比如之前交往过的另一个女友,祝贺他怀孕后的第一句话就是:

“我们以后不能约会了呢,因为你要忙着照顾孩子,而我也不能接受一个怀过孕的对象。”

另一位孕夫想跟女友结婚,结果对方说要跟前男友复合。

“她怎么能这样啊!那我肚子里的孩子可怎么办?”

年轻女孩是明面上“不负责”,中年女人则在背地里抱怨。

有人从丈夫怀孕开始就悉心照顾,但当孩子因为意外流产,丈夫躺在手术室里,她对男主承认

自己“从此不必再承受异样的眼神,实在是松了口气”。

而另一位把丈夫生下的孩子带大的女人,时隔多年也终于说出心里话:

“又不是我非要他生的,他看着我的时候,好像是我把责任硬加给了他。”

至此一切都符合网友的预期,孕妇变孕夫,渣男变渣女。但爽着爽着吧,就没那么爽了。

大概看到第三集,我宣布自己已经完全站在了桧山先生这边。

尽管他因为“孕夫”身份事业取得了突破,跟现实中的孕妇相比已经算是开了大外挂了。

但你还是忍不住为别人对他的态度生气——怎么可以这么对待一个怀孕的人呢?

剧里其实没有花大篇幅呈现怀孕有多么难受。

只有开会时突然腋下流汗的尴尬,以及孕吐带来精神萎靡和不适。

孕后期的种种危险,包括尿失禁等更让人受不了的问题,只是靠台词轻飘飘带过。

但这样弱化过的对比,就已经足够可气了。

这边桧山因为孕吐和例行检查频频请假,被认为工作态度不积极,调到了打杂部门;

而另一边,身为作家的亚季打算把“孕夫”作为自己下个作品的题材。

当看到她对合作的编辑说“知道那个最近很火的孕夫吗,他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是不是很神奇”的时候;

实在让人想翻个白眼:“怀孕的是人家,你还想趁机赚笔钱?”

后来两个人商量怎么养孩子,想试着建立家庭的也是桧山。

结果被亚季拒绝三联——不考虑、没想好、我可不是这个意思。

我算发现了,这事儿让人生气的点,根本跟男女没有关系。

“就是看不得有人站着说话不腰疼。”

02

“只有我们孕夫才懂孕夫”

很多女观众想看“男人怀孕”的心态,其实跟前几年流行的分娩体验有点像:“让他吃一次女人的苦,才知道心疼女人。”

没用的,他们只会庆幸自己不是女人。

而我之所以越看越觉得桧山可怜,也恰恰因为跟他是同一种人——

不是“男人”或“女人”,而是同为现有体系下的弱势方,习惯了需求被忽略、价值被贬低。

上面提到“孕夫”在剧中还是很稀少的事情。所以主流依然是男人在外打拼、女人照顾家庭。

桧山身处于一个男性主导的职场环境中,在怀孕之前是妥妥既得利益者。

酒桌上的同事因为要照顾孩子而提前离场,上司看似表示理解;

但实际上:“这个重要的项目,当然是由你们这两位(没有家庭拖累的)人来负责了。”

怀孕的桧山,面对的其实是处境的改变。

生理因素造成的体力不支、情绪不稳,让他成为了职场上的”拖油瓶“。

上司面对他的情绪崩溃,嘴上说“大家会帮你一起度过”;

但不过是看中了孕夫的身份,希望能利用他和他孩子的影响力,为公司赚更多钱。

而身为女性的亚季,在两个人的关系中则更像那个“讨人厌的丈夫”。

该干的活儿也干,但会时不时地流露出不耐烦的神色。

明明答应了要一起抚养孩子,成为好伴侣、好母亲;

可面对一份需要去海外两年的心仪工作时,那句“拒绝”就是没法说出口。

真正能够理解桧山的,反倒是那些曾被他忽视过的人。

比如公司的打杂大姐,之前总被他安排去搬东西、给几百个礼盒贴标签。

但当桧山开完会后突然低血糖,翻箱倒柜地想找块糖吃的时候;

也是大姐最先发现他不舒服,递上了一块巧克力饼干。

或者是遭受冷眼的人,比如其他“孕夫”们。

会陪他在公园里托着孕肚锻炼身体,抱怨现在走路实在是太累了。

认真地对他描述胎动的感觉,“咕噜咕噜的,在胃下面的一点地方,一不留神很容易忽略”;

甚至建议他赶快给孩子找托儿所:“如果找不到的话,可能就得辞职了。”

桧山在剧里有句台词特别火。

“男人提出一件理所当然的事,就引起了相当热烈的讨论,是因为女性的声音长久以来都被忽略了。”

说完这句,同事感慨“怀孕后你也变成女权主义者了呢”。

 

其实哪里是理解了女人,明明是理解了女人的处境。

孕期的很多产品外观都特别幼稚,可明明是大人用;

市面上的哺乳垫全是粉色的,让孕夫们没有别的选择。

这些理所当然的需求,只有当需求者是自己的时候才能够真的理解。

大明宫词里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把男人放在女人的处境里,他也就变成了女人。”

03

每个人都可能成为“少数”


这剧最大的噱头,自然是“男女互换”。

但越看到后来,越觉得它想说的不只性别。

更重要的是在趋同的社会里,那些声量更小的人应该如何自处,外界又该如何对待他们。

男、女,反倒成了其中最微不足道的分别。

不得不说剧中对“男人怀孕”的设定很是聪明。

它被设计成随机事件,任何男人都可能怀孕。

当桧山对盯着他肚子看的出租车司机说:“哪怕是你,也有可能突然怀孕。”

他实际上也在说,每个人都可能成为被忽视、被贬低的人。

 

如果像我一开始那样,只想着看“男人受苦”,其实浪费了这个设定。

因为即使是“性转版渣男”亚季,换个环境同样是弱势的一方。

35岁的女人不结婚,在大城市漂着,工作又没什么起色,已经成为了“家族之耻”。

这是比“男人怀孕”更真实、更能让人代入的困境。

有一场戏是亚季回老家去参加妹妹的婚礼。从她进门开始,爸爸就没给她什么好脸色。

“身为姐姐,结婚却让妹妹抢在了前面,你应该感到羞耻。”

图片

在婚礼上,亲戚朋友讨论她终生大事的样子,仿佛在讨论如何缝补一件破衣服。

 

“东京的话,男人是肯定有的吧。”
“这么任性的女人谁敢要,得想办法让男人选中啊。”
“要是到了生孩子的年纪,肯定还是有人会选她的,不是吗?”

婚礼结束后,不堪其扰的亚季去附近的酒馆散心。

结果又刚好遇到一群人讨论孕夫现象。

酒桌上的男男女女,对怀孕的男人、让男人怀孕的女人,毫不顾忌地洒下恶意:

“这真是太可悲了,想想就恶心。”

是为桧山也好,是为自己也罢,全程沉默的亚季终于开口:

“就是因为存在着这样的偏见,怀了孕的男人才找不到人说话的,才会想要打掉孩子的。”

这些话当然没能改变什么。

醉醺醺的人们依然在讨论女人的天职是如何重要、男人生孩子有多么可怕。

但当亚季走出酒馆,她站在马路边给桧山打了一个电话。

“我觉得偏见恐怕是不会消失了。”

“但如果跟你一起的话,应该能创造出全新的东西来吧。”

那是她第一次真心实意地表示,自己想要跟桧山共同抚养这个孩子。

 

这是全剧最打动我的时刻。比后来桧山面对媒体时的每一次长篇大论,都更动人。

那是弱者与弱者,少数与少数之间的互相理解。

仿佛在说,无论面对多少忽略、恶意、指指点点,人都有按照自己意愿生活下去的权利。

“如果感到困难的话,就一起走吧。”

 

摸鱼头条

 


分享到社交媒体
简体中文繁體中文English日本語한국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