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那种男女主暧昧不清的心动小鹿乱撞的感觉的现言小说?

分享到社交媒体

男女主暧昧不清

舔狗太撩

救命!

如果我有罪请让法律制裁我,而不是让我备受煎熬,男色当前,只能嘶哈嘶哈。

眼前的江知行,身上只围着一条浴巾,好身材一览无余。

我明显看到化妆师给他抹油的时候,吞咽了一下口水。

不怪她。

确实色气满满,秀色可餐。

连我的脑海里都开始自动播放一些付费画面,还有一句话:「从此君王不早朝。」

打住打住打住!

作为一个临时被拉来凑数当演员的社畜,我要有职业精神,不能在工作的时候心生邪念,毕竟我也是“老演员”了,不能怂啊。

下一秒,江知行的声音飘过来:「徐未晚,你干什么呢?」

我猛然回神,强装镇定:「嗯 ,怎么了?」

江知行突然俯身向前,安全距离瞬间打破。

我反应极快,战术后仰,手却被江知行攥住。

他把我的手举到面前:「徐未晚 ,你掐什么呢?」

我心跳入鼓,却面不改色:「哦,我有点困,掐掐自己好清醒一点。」

江知行有点好笑的样子,声音里透着三分无奈五分大度:「但你掐的是我。」

?!

「不好意思啊,我昨晚睡得晚,今天困成狗了……」我做出一副无比真诚且自责的样子,「没,没掐疼你吧。」

手再次被抓住。

啊,无地自容了朋友们。

江知行放开我的手,眼睛凝视着我,一开口就是致命一击:「别碰,怕痒。」

该死。

我忘记他的副业是配音了。

这声音真是要命。

但我也不是吃素的,作为一名专业打工人,我决定扭转局势,速战速决,用公事公办的语气对还在调机器的任强说:「任强,我们好了,拍吧。」

任强是我招进来的导演,刚毕业没多久,性子直。

他听到我的招呼,看过来的时候顿住了,一脸委屈地开口:「好什么好啊未晚姐,这位帅哥是好了,可是你这满头大汗满脸通红的样子一点也不符合拍摄情境,咱们拍的是情侣间嬉闹,不是完成时,懂?」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什么虎狼之词都敢说!

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我顿时感觉无地自容,万箭穿心,只盼着原地去世。

去世前还想跟任强掰头一番以证清白,江知行却扯过旁边的纸巾,坐上前,纸巾带着他手掌的温度掠过我的脸颊,我往后挪了一寸,被他轻轻按住:「别动,帮你擦擦。」

擦什么擦。

越擦越热。

江知行好像看出了我的心思,嘴角弯起,顺手拿起桌上的冰水,贴在我脸上,我扶着冰水,他抽开手,玩味地看着我,一副看戏的样子。

我压低声音,没好气的说:「你怎么也来拍这种东西了?」

江知行看着我,一脸无辜的模样:「什么东西,哪种东西?」。

顿了顿,又反问我:「你不也在拍这种东西?」

我想说就是这种为了博取点击量,有意无意让人浮想联翩的小广告,但又觉得没有必要说这么多。

「那不一样,我是为了工作,而且我是临时被拉来的,没办法,这是我自己带的项目。」我一股脑说完,觉得自己义正言辞。

江知行一脸坦荡:「我也是为了工作」。

他紧了紧腰间的浴巾,又抬头看我,用肆无忌惮的眼神,转瞬又笑得明朗:「所以,敬业点,徐策划。」

我气结,刚要反驳,又听到他在耳边大放厥词。

「不该想的不要想。」

我徐未晚出了名的敬业,你是在教我做事?

不气不气我不气,气出病来无人替,我缓缓吐了一口气,非常peace and love地说:「放心,我会,非常,敬业的。」

2.

正式开拍。

任强一边说戏,我和江知行一边当着工具人。

「男生把手放女生脖子上,侧头,来,女生靠近男生一点,往他左脸靠。」

江知行的气息如薄雾轻抚而过,好痒。

我将肩膀几缕散乱的头发撩到后边,不经意间却瞥见将知行目光闪躲。

任强还在说戏,他是完全不管我的死活。

「我们再来一遍。男生揽着女生的肩,两人对视,露出幸福的笑容,找一找坠入爱河的感觉,感情要真,多给我一点,不要害羞嘛。」

江知行龟速靠近,我感觉到他的手掌贴着我肩膀的皮肤,热热的,一双清亮的眸子多了几分雾气,少了几分平日的霸道。

如果不是在工作我就要举旗投降了。

反正看不清脸,我把心一横,摆出职业假笑,就像临场发挥一样自然地勾住他的脖子,用轻不可闻的声音在他耳畔说:「江知行,敬业一点,不该想的不要想。」

江知行的眼神霎时变得充满侵略性,像草原上发现猎物的小狮子。

完蛋,这个人好像激不得,我暗自懊悔。

突然,他用手抵住我的后颈,把我往他身边送,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当着我所有同事的面,亲了我一口!

这个突如其来的吻,大概持续了……五秒!

空气稍稍一滞。

我的大脑好像当机了,发出嗡嗡的声音。

好像还有旁人低低的惊呼声。

任强咳嗽了一声,秉持只要他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的原则继续说戏:「很好,最后一个镜头,男生扶着女生的头,两人贴近。好,咔!」

光线瞬间暗了下来,江知行的脸还是清晰可见,我的头枕在他的手上,他的人在距离我不到20厘米的位置,眼睛如同夜空里的星子 。

一如既往的耀眼。

可是这么耀眼的人拒绝过我。

想想,就忿忿不平。

任强的声音再度响起: 「很好,但是脚本里好像没有吻戏……不过效果挺好的,大家收工吧!」

拍摄的同事一个跑的比一个快,很快,房间里就剩下我和江知行。

我的大脑终于重启成功,想起刚才江知行亲我的事,脸上顿时烧得慌。

我挣扎着想起来,江知行却把我圈得更紧,我用力瞪他:「你刚才干嘛!」

江知行声音蛊惑,贴在我耳边:「不是你叫我敬业一点吗,我入戏了。」

我稳住心绪,尽量不被美色冲昏头脑,「江知行,你知不知道这样很不尊重人?」

江知行:「知道。」

「知道你还……」

「对不起」

……

「可是你刚才,张嘴了。」

江知行勾唇,笑得肆意。

我错愕!

我哪有张嘴?

我……应该……

没有张嘴…..吧……

「再说,这是你该还我的……」

我尖叫一声,用手捂住他的嘴不让他继续说。

我知道他要说什么。

他要说那年大学毕业晚会我趁他不备偷亲他的事!

他要说我跟他告白被拒的事!

全是黑历史,我徐未晚从小认真学习,尊敬师长,助人为乐,积极向上,团结同事,努力工作,唯一的污点就是跟模特队队长江知行告白被拒,奇耻大辱啊。

从那以后我每次看到好看的小哥,脑海里就会冒出江知行拒绝我的那张脸,叫人好不泄气!

当年我色令智昏,借着酒意就敢对模特队队长江知行无脑告白,还狗胆包天地亲了人家一口,江知行十分震动,然后拒绝了我。

据围观群众说,我当时的告白堪称舔狗模范,什么哥哥,你是我见过最好看的男人。想和哥哥谈恋爱,想在哥哥的鼻梁上滑滑梯。

呕,想吐。

当时的徐未晚已经死了。

现在回来的是钮祜禄氏·徐未晚。

没看完的点击下方图片继续看哈!

有哪些甜文值得推荐?

来源:知乎 www.zhihu.com
作者:荔枝傥公子

 


分享到社交媒体
简体中文繁體中文English日本語한국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