螞蟻呀嘿下架 火了七天中國區下架

分享到社交媒体

螞蟻呀嘿下架 火了七天中國區下架 ,又一個熱門AI應用,眼看它開源完程式碼,眼看它火了,眼看它下架了。過去幾天,你一定注意到了AI生成動圖的這股風潮。從抖音到微博,人們齊唱「螞蟻呀嘿」的畫面不斷刷屏。

螞蟻呀嘿下架 火了七天中國區下架
全網都掉進了「螞蟻窩」。然而在火了不滿一個星期之後,造出新梗的應用Avatarify卻於3月2日突然下架了。有網友表示,現時Avatarify只在中國區App store下架,其他地區仍然可以正常下載。關於下架原因,現時官方並未說明。

在商店內蒐索Avatarify,顯示的只剩下其他應用了。
AI生成視頻的風潮這麼快又結束了?不知在短短幾天內Avatarify經歷了什麼。
發展很快,但爆紅來得有點突然
Avatarify是一款攝影與錄影類別的變臉應用,服務器設在國外,發行商為Avatarify,Inc。不知為何,這款應用在2月17日在中國區App Store的排名中開始出現上升趨勢,直到2月25日問鼎App Store應用免費榜榜首,隨後連續數天穩居總榜第一名。
它並不是一個剛剛出現的應用,2020年4月,機器之心曾介紹過換臉項目Avatarify。利用這項科技,你可以將自己的臉實时替換成別人的臉,在視訊會議中的表現十分流暢。迄今為止這個項目已在GitHub上獲得了近1.2萬的star量。

螞蟻呀嘿下架 火了七天中國區下架
Avatarify最初是用於開遠程會議時換臉的,比如讓「馬斯克」突然加入會議。在疫情期間,這樣的應用想來很有市場。
項目連結:https://github.com/alievk/avatarify
這款軟件的下載和使用是免費的,如想要在成品圖上去浮水印則需要支付訂閱費。可以看到自今年2月中旬開始,這款軟件突然經歷了下載的高峰期,在中國區下載數量已經超過了150萬次。

 

直至3月2日,Avatarify悄然下架。
隱私安全堪憂
這給人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Avatarify並不是第一款下架的AI應用。
2019年陌陌推出了一款名為ZAO的AI換臉應用,ZAO在上架第二天就沖到應用免費榜第二名,之後更是穩居免費榜榜首,堪稱現象級應用。但ZAO令人印象深刻的不只有爆紅,還有它的匆匆下架。
ZAO的使用者協定條款讓無數用戶擔心。一方面科技濫用會導致虛假資訊氾濫;另一方面,如使用藝員等他人的照片來製作相關視頻,就可能涉及名譽權、肖像權、知識產權等法律問題。此外,個人隱私洩漏可能會涉及資產安全、人身安全等問題。
如今,Avatarify有如ZAO的曇花一現,讓人不禁猜想其下架原因,再次喚起人們對隱私安全的擔憂。雖然AI換臉科技已日趨成熟,但其背後存在的安全隱患為它走向商業化帶來了不小的阻力。AI變臉軟件需要更多安全保障,真正成為福斯娛樂應用尚需一些時日。

Avatarify中的科技方法
從開源項目中我們可以瞭解到,Avatarify應用中的科技主要來源於義大利特蘭托大學的研究者在去年三月提交的一篇arXiv論文《First Order Motion》,無需事先對目標影像進行任何訓練,就能用另一個人的視頻來替換自己的影像。
在使用Avatarify時,系統需要借助deepfake等其他換臉科技,在想要交換的臉部影像上對算灋進行訓練。通過在目標影像的相似類別上訓練算灋,該模型支持實时換臉操作。

 

 

一階運動模型整體框架。
整個流程也非常簡單:
先導入一張靜態圖片,照片中的五官會隨著視頻中真人動作做出相應的變化,比如挑眉毛、眨眼睛、說話等動作,看起來就像是換了個人。
很快,開發者就將它做成了app,可在蘋果商店下載。3個月的時間從GitHub項目變成應用,對於一個小團隊來說不可謂不快。不過它為人們廣泛所知的時候卻已是2021年了。

 

曾經蘋果App Store上的Avatarify,一開始還是個人名義推出的。
這款應用的使用方法同樣非常簡單:你只需要打開app,選擇一張想要處理的圖片,確定人臉位置後選擇動作範本,即可開展一番表情操縱,最終生成的就是你想要的人臉視頻了。

 

不過迄今為止,軟件還只有iOS版的,安卓版上架的時間已被無限期延后。
也不知道是什麼家庭背景,能讓特朗普總統親自為你的朋友送上生日祝福:「Happy birthday,Joe!」

你可以選擇做個人,也可以放弃做人:

 


除了APP提供的影像以外,你也可以自定義目標頭像,但需要注意將目標頭像裁剪為正方形,並且距離不能太遠也不能太近。最好選擇單一的背景,以最大程度上避免還原失真。
優秀的成片效果,配合上短視頻應用的流行,讓Avatarify突然爆紅起來。然而很多時候,人們整蠱的對象都是名人,這就存在一些肖像權的問題。據瞭解,在視頻網站bilibili上,發佈大量換臉短視頻的up主現在已經刪除了林俊傑相關的內容。
但即使如此,對於app本身來說,下架的問題也仍不明了。為何Avatarify走向了與上代AI換臉應用「ZAO」同樣的命運?也許這種不換臉但能够製造假視頻的工具同樣也引起了人們的顧慮。
在深度學習新技術不斷挑戰人類分辨能力的極限時,我們也需要防範類似的「視頻詐騙」了。

參攷連結:https://www.ithome.com/0/537/839.htm

 

科技


分享到社交媒体
简体中文繁體中文English日本語한국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