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武周 雖走,香港公務員排“獨”路仍漫長

分享到社交媒体

顏武周 雖走,香港公務員排“獨”路仍漫長:這次全國兩會期間,“愛國者治港”的話題引起熱議。其實,要落實好”愛國者治港”,首先就要從特區政府的公務員體系著手,有了一支“愛國者”的公務員隊伍,政府才能有效治理香港社會存在的各種問題!香港特區政府已經認識到這個問題,今年1月份就要求全體現職公務員宣誓或簽署聲明,以表明擁護《基本法》和效忠香港特區。現在落實情況如何?3月8日,香港公務員事務局局長聶德權接受採訪時表示,近200人未簽署宣誓聲明。

 

顏武周 雖走,香港公務員排“獨”路仍漫長

對國家忠誠,擁護法律,是一個公民的基本義務,但對於連普通人的責任都不願意盡的公務員,聶德權表示會按機制跟進,這些人拒絕承擔基本責任,會令政府對他們失去信心,進行瞭解原因等程式後,相關人士須離開公務員隊伍。

特區政府要求公務員宣誓或做出聲明,重要原因之一,是一些公務員頻繁參與亂港活動,甚至其中一些就是港毒分子。例如2019年黑暴肆虐下,就有公務員組建以反中亂港為宗旨的“新公務員工會”。在2020年疫情發生的時候,這些拿著香港公帑的公務員,不是齊心為市民服務,而是搞罷工、搞破壞、搞陽奉陰違,想方設法借疫情破壞香港與內地的關係。

為什麼這麼多“港毒”會潜伏在香港公務員體系之中,對社會進行破壞?我們就以“新公務員工會”組織者顏武周為例作一分析。
顏武周,1990年生,就讀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畢業後加入特區政府勞工處成為二級助理勞工事務主任,該職位2019年的入職起薪點是2.8萬港元,而同年香港居民的收入中位數為1.75萬港元,可見收入不低。顏是“新公務員工會”的籌組人之一,並擔任工會首任主席。

顏在大學學習期間,就熱衷於反中亂港的活動,在2012年至2013年間,顏武周擔任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的外務副會長,成為會長楊政賢的助手,而岑敖暉(現因涉嫌顛覆國家政權在押中)則為他的繼任人。作為港中大學生會的外務副會長,顏亦擔任香港專上學生聯會代表會成員。

瞭解香港的朋友都知道亂港派的幾個重要的節點事件:2003年發生反對維護國家安全23條立法遊行,令國家安全無法可依;2012年發生“反國民教育”遊行,令香港學生產生國民身份認同混亂;2014年發生非法占中;2016年發生港毒試探性街頭暴亂“旺角暴亂”;2019年發生大規模黑暴打砸燒的“修例風波”。

這是一步一步,一環套一環的積累。一個事件為下一個事件培養成員和提供經驗,最終迎來了《香港國安法》的成功落地,可謂是“求錘得錘”。

顏武周就是在2012年參加了反對德育及國民教育科運動,學聯作為民間反對國民教育科大聯盟的領導組織,與黃之鋒的學民思潮等,發動多場示威活動。在開學不久的9月11日,顏武周在港中大發起了罷課日,責備特區政府承諾由學校自行决定課程是假讓步。

在一連串裡應外合的示威遊行引起的巨大社會壓力下,特區政府擱置了頒佈旨在教育香港學生是中國人的“德育及國民教育科”課程指引。

從此香港年輕人國家教育進一步缺失,造成“只知香港,不知有國”,再導致後來“港毒”思潮的大面積傳播。

就是這麼一個學生時代就有强烈反政府思想並付諸行動的人,畢業後卻成功加入政府勞工處擔任二級助理勞工事務主任,成為公務員。剛加入政府的他,考慮到自己的飯碗,而且也是新人一個,行事還算低調,2014年並未直接參加非法占中等街頭運動。

2019年修例風波爆發,顏武周最終按捺不住,與另外4名潜伏多年的亂港公務員發起香港史上首次公務員反政府集會。當時的公務員事務局局長羅智光只是說以公務員名義參加政治活動會影響市民對整個公務員團隊的觀感。

沒有受到處罰的顏武周等人變本加厲,繼而發動號稱有4萬人的公務員集會以反政府。雖然後來被網友扒出,集會上的許多“公務員”前不久還在醫護、律師、街坊集會上出現過。

亂港派公務員的破壞引起香港社會的大量責備,但是顏武周則以公務員團隊奉行“政治中立”為由,拒絕聽從政府指令。

就在這種情況下,顏武周還獲得升職加薪,獲派署理(類似預備期)一級助理勞工事務主任。署任期內的顏並沒有囙此停手破壞,相反變本加厲在同年9月成立新的亂港組織“新公務員工會”,以“古代也有諫官”來詭辯新工會的亂港行為。

2020年疫情發生後,顏武周收集支援醫護界罷工的意見,利用工會與罷工的反中黑醫護沆瀣一氣,一唱一和。並於特區政府總部舉行集會,向政府重申工會的訴求,歪指梁天琦(2016年旺角騷亂組織者之一)等鼓吹武力港毒思想,是因政府施政失當而成為民間主流,並不斷高呼“光覆香港,時伐革命”的港毒口號。

2020年5月,中央政府决定將實施《香港國安法》,顏武周又帶領其“工會”參加多個亂港組織組成的“二百萬三罷聯合陣線”,並舉行罷工公投。新任公務員事務局長聶德權强烈責備該行為有違公務員守則。

在籌備公投之際,連同顏在內的8名署理一級助理勞工事務主任被降回二級助理主任。事件引來亂港派內外譁然,污蔑政府因政見向顏秋後算帳,形容安排聞所未聞。顏隨後通過工會發公開信賣慘表示縱使難過及抱歉,但早已將更遠大的目標放在個人利益之前。

《香港國安法》實施後,港警國安部門強勢出擊,多次打擊亂港頭目並斬斷背後黑金流入,頭目們外逃的外逃,入獄的入獄,香港社會風氣煥然一新。

2021年1月特區政府宣佈公務員必須簽署聲明或宣誓擁護基本法及效忠特區,並會紀律懲處拒絕簽署聲明或宣誓者,最嚴重是革職或勒令退休。這時還死鴨子嘴硬的顏武周稱《基本法》早已限制公務員的職務,拒絕簽署宣誓聲明。但在國安利劍下,他也知道自己“時日無多”,外國資金鏈又斷了,再鬧也沒錢,便以保障會員資料不外泄為由,在2021年1月16日宣佈解散工會。

2月18日,宣誓期限屆滿前,顏武周發帖稱沒必要繼續“自欺欺人”留在政府,承認自己已經離職。

顏武周只是一個例子,他在缺乏國民身份認同的中小學時代成長,進入了有“暴大”之稱的香港中文大學,在被毒害的同時也借著大學平臺接力培養下一代亂港分子。通過極其寬鬆的香港公務員招聘制度,進入了體制內。剛開始時,他也珍惜這份來之不易的工作,曾經消停過一段時間。
但是由於之前特區政府對“政治中立”的解釋並不明晰,致使反中亂港這種明顯的政治操弄被認為是“中立”的思潮做大,反而讓愛國愛港顯得不够“中立”。在當時的社會環境影響下,體制內毒瘤慢慢長大,終於在2019年膿瘡爆發,釀成公務員參與黑暴。

雖沒明說,但聶德權說的200人,這之中肯定就包括了顏武周,還有他所在工會的亂港骨幹。但是這200人,絕不是心甘情願的離開,他們只是由於暴露太多,在未來的國安法實施中,必然會被追究責任,還不如現在自己走。

其實,宣誓只是第一步。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陳勇表示,宣誓及簽署效忠聲明只是第一步,政府應安排司、局長領導小組作監察,加强調查是否有人作出虛假宣誓,避免出現假效忠的情况,同時要完善法例作監管,長遠而言或需設立特定部門負責相關工作。

建制派立法會議員葛珮帆指出,要求公務員簽署聲明的效果立竿見影,成功將非愛國者踢離治港隊伍,避免了有些人“食碗面反碗底”。接下來,港府要留意已簽署聲明的公務員中,是否有人出現雙重效忠的情况,若有人意圖以所謂BNO“5+1”的方案申請入籍英國,該人就不應留任公職。

另一名建制派立法會議員郭偉强指,要求公務員宣誓能够起到一定作用,將顏武周等不符合公務員要求的人踢走,但相關部門不能掉以輕心,需要密切留意是否有其他違規者仍然潜伏在公務員團隊中。囙此,政府應監察公務員是否履行承諾,若有人違反宣誓聲明,就應依法辦事。

與顏武周一樣成長經歷的香港公務員並不少,他們是否真心擁護《基本法》,對“潜伏”者如何進一步排“獨”,接下來就要考驗特區政府的管理智慧和能力了

 

新聞


分享到社交媒体
简体中文繁體中文English日本語한국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