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一口戲開始—黃昏不晚—《殺出個黃昏》的美好風景

殺出個黃昏 老人題材,一向為香港電影罕見元素。有心如林家棟者卻無懼市場收益,請來老戲骨謝賢、馮寶寶等擔綱演出《殺出個黃昏》。早於林家棟監製的《打擂台》,已見透過輕鬆演繹手法,讓老人於武壇重振昔日雄風。《殺出個黃昏》,同以歡笑消解沉重,讓幾位過氣殺手,走出暮年人生困境,殺出個美麗黃昏。

《The First Slam Dunk》

The First Slam Dunk 湘北決戰山王經典一役再現大銀幕,櫻木花道、三井壽、赤木剛憲、流川楓、宮城良田輪廓若定神情依然,看得見鋼筆簡單勾線,卻在最新3D CG展現複雜的交攔傳射走位,球衣濕透貼肌,汗味淋漓更形熱血。

無來去,自歸宿:鍾拿斯麥格斯的兩部日誌電影

鍾拿斯麥格斯的兩部日誌電影 個人與現實合併,首先在於「直接拍攝」一概念上的解放。於是甩開腳架,全然手搖,所謂的觀點(POV)技巧,人家覺得業餘、邊緣,麥格斯卻自有對鏡頭步速、採光、曝曬手法的一套,感應趨於成熟,從中玩出「專業」,紀錄了自己從保守走向解放的生態。

《過時·過節》:香港母系家族

過時過節 本片冬至的意義,關鍵同樣在馮素波,毛舜筠帶袁澧林去老人院見她,她們隱瞞梁祖堯的死訊,卻令馮素波以為兒子仍不原諒她。太多論者還是糾結在冬至是「團圓」、「守舊」這種表面意義,其實在較負面的香港家庭中,冬至就是 bare minimum

從一口戲開始—《後人類罪行》: 進化的迷思

後人類罪行 Saul Tenser更明顯是導演自己的化身——兩者同樣的以血和肉追求藝術的極致。儘管電影探討的是人類和藝術的未來,它比任何前作來得更retrospective/ introspective。與其說此作是哥導對肉體恐怖類型的昇華、進化,觀眾在螢幕看到的是一位步入晚期的藝術家以未來包裝過去,向自己致敬。

從一口戲開始—《抗爭無休》:直面抗爭帶來的錯失

抗爭無休 導演李蘭熙接受訪問時提到,《抗爭無休》取材自結他公司無良解僱大量員工的真實案例,而訴訟更打了十三年。比電影中的五年還要長。抗爭本來是漫長,堅持下去自有《抗爭無休》中提及的種種遺憾與錯失。面對無止境的抗爭,《抗爭無休》結尾沒有留下任何希望,但有沒有絕望,堅持抗爭的人不會去想這個問題。

【焦點短評】《聖誅》

聖誅 改編自真實連環殺人案,前段拍出了一流類型片的強烈懸疑緊張感,後段集中詰問神權政體、社會制度、有毒的男性思維結合起來的影響,社會批判的力度甚強。殺人狂自命替天行道,其實天理不容全民受害(不限於被虐殺的十六位女性),女記者犯險查案勇敢可敬,卻被視為離經叛道,整個社會都是共犯。

如何评价《一人之下》中王震球这个角色?

一人之下王震 王震球这个小子,论形,有体态婀娜雌雄同体之妖;论神,有行事乖离正邪难辨之妖。神格面具与俳优,中性化的外型与马杀鸡,这些表面上的反常设计就已经让王震球妖气十足了。他身边那团疑似天外之物的橡皮泥(?)更是把“有妖气!”写在了脸上。但王震球之“妖”还来自于更深层次的反常。

【焦點短評】《阿凡達:水之道》、《法貝曼:造夢大師》

阿凡達水之道法貝曼造夢大師 像真度極高的電腦畫面,甚至要問應不應該歸類為動畫會比較好。但我有一個看來很愚蠢的問題:細緻清晰與高幀率帶來流暢的畫面,是否就能營造令人投入的錯覺?還是只帶來過盛的感知?問題是,我們在電影內核究竟是否看到「新」的東西,同樣的「魔術」是否能見效

【焦點短評】《窄路微塵》

世道齷齪,做人卻不應隨波變壞,不必逐流而臭。這是《窄路微塵》最重要的信念,寫兩個本來大纜扯不上的天涯淪落人,卻憑着導演的善良心意,神奇地一起挺過生活的苦難,淡淡的情愫,低低的慨嘆,只為向窄路上的現實群眾致以微小而堅定的敬意。

《鬣狗之旅》:后殖民的风中逃逸记

鬣狗之旅 《鬣狗之旅》再次被发现的过程,还有一个玩味十足的生命人间延伸,论此便要提及跟曼贝提有亲戚关系的后辈玛蒂迪奥普(Mati Diop)所拍的《千个太阳》(A Thousand Suns,2013),这部视觉上平实的纪录片找到 Magaye Niang:几十年来,他一个人在达喀尔

伦敦2023新年烟火秀

伦敦2023新年烟火秀 伦敦大本钟上空燃放焰火庆祝2023新年。1月1日,英国自新冠疫情以来首次举办烟花秀庆祝新年并向已故女王伊丽莎白二世致敬,共吸引超过10万人在泰晤士河畔观看。英国首相 Rishi Sunak 在新年致辞中表示,英国的问题不会在2023年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