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染新冠后,我们的姓名都去哪儿了?

上海小阳人 “小阳人”成了居民们避之不及的人,他们居住的楼被称为“阳楼”拍照,他们成了被贴上标签的异类,被所有人监督、甚至监视,因为怕“被连累”,会有人把下过楼的邻居照片发到群里,说“有🐑(羊的emoji)非法下楼活动”。 …

三联生活周刊|我被隔离在小区的20多天

我的情绪变得很不稳定,比如我的猫以前进食,着急时会吐出一些,属于正常现象。但4月10日早上,它喝水太着急,吐了一点,我立马想到,如果猫生病出事了怎么办,我无法送它去医院,是不是只能看着它死掉。想到这些,我一下子情绪崩溃,坐在地上大哭了几分钟。

【404文库】洛乔家|上海一居民区书记崩溃辞职:现在的形势,让我感到力不从心了

去年11月,我来到这里,整整5个月,经历了3次封楼,2次封闭小区,累积九次全员核酸检测和抗原检测,我带着自己手底下这群“小朋友”已经度过无数个不眠之夜,但是现在的形势,让我感到力不从心了。整整四千多人的基本保障全部压在居委8个人身上,而我们作为最底层的社工,又有多大的能力去解决如此大量人员的生活保障? …

简体中文繁體中文English日本語한국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