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答」“理中客”为什么成为了贬义词?

理中客为什么成为了贬义词 把“理中客”这个词拆开来看,其实全是好词——理性、中立、客观。但把这三个词合起来看,你却觉得怎么都不对劲,好像翻到了朋友圈里那个特别想拉黑但又碍于各种原因没有拉黑的人。所谓的“理中客”,其实往往以优越感示人,他们在乎的并不是事情的真相

为什么年轻人越来越相信「玄学」?

为什么年轻人越来越相信玄学 星座、风水、紫微斗数、塔罗牌……虽然鱼龙混杂,虽然真假难分,但它们已经不再是生活的方法论,转而成为了一种容器,用来盛放关于未来和安全感的有序轨道,让我们可以在心里种植下一点点的确定性,让我们感到安全。

新的生活和世界已经迫不及待在向我招手

新的生活和世界已经迫不及待在向我招手 2012年的夏天,似乎我也需要从父亲从事的众多岗位中挑选一个适合自己的,来应付未来几十年,来讨生活。反反复复刷新着大学官网的录取信息,始终没有找到自己的名字,到最后眼泪竟不争气地夺眶而出。读了十二年书,仿佛这一刻接受了最终宣判

请回答 · 2022

请回答2022 “你的2022年,还好吗?”在2022年末,ONE一个工作室诚邀各位读者在ONE小记中参与#请回答2022#活动,用图片和文字记录这一年里属于你我的瞬间。以下是本次活动中的部分作品。 …

一年就这样结束了而风暴终会平息

一年就这样结束了而风暴终会平息 今年的核酸很漫长。因工作原因,我大概做了两百次核酸。从未因十混一被扣下,也幸运地躲过一切封闭。到了年底,终于和大家一起,应声倒下,感觉过往的时间都被浪费了。

「文字」黑眼苏珊 [♫] – 杨飞飞

杨飞飞 我搬到新家的第一天就注意到那家餐厅,它和我的公寓只隔了一条双向八车道的马路。那时候,我刚收拾完乱七八糟的行李,在客厅的落地窗前席地而坐,准备休息一会儿,在我抬头的一刹那,它闯入了视线。

「问答」我们为什么要过节日?

我们为什么要过节日 同一片土地上形形色色的各式人庆祝同一个节日,分享同一种心情,这样的相似性将人、将民族凝结在一起,成为一个抵御外族入侵的坚定团体。就是这样,松散、叛逆、渴望逃离的人类得以在文明进程中形成社会和集体:法律是锁链,宗教是胶水,文化是磁力——节日便是文化的一部分。

「问答」你是如何失去一个朋友的?

你是如何失去一个朋友的 我很难相信有一见钟情的伴侣,但是却坚定地相信有一见如故的朋友,因为C就是我一见如故的朋友。那时我俩在南京一个叫大厂的地方念书,不同系,但是有一些共同的爱好,比如都喜欢看冷门电影,我们曾经在一个令人昏昏欲睡的下午,窝在宿舍里

「文字」流浪者之歌 [♫] – 陆诗童

陆诗童 剑光一闪之际,李蓦然并未出剑,而他的头颅就在这一刻像一只飞起的风筝一样离开了他的身体,滚落到地上。接着,它沿着河岸滚到了河水里,在微波细浪温柔的冲刷下,漫无目的地漂向了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