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卫组织:新冠疫情仍是“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

世卫组织新冠疫情 世卫组织紧急委员会于27日召开了新冠疫情例行季度评估会议。世卫组织在声明中说,委员会已向总干事就当前疫情形势及未来防控提出一系列建议,总干事采纳建议并于当天宣布,新冠疫情仍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这是世卫组织依照《国际卫生条例》所能发布的最高级别预警。

我的爷爷因为新冠去世了

我的爷爷因为新冠去世了 2023年1月12日,是爷爷火化的日子。那天很冷,六点半出门的时候,外头下起了连绵不断的小雨,我和父亲母亲没有打伞,淋着雨走到祖屋面前的时候,从外面能看见一片立起的黄色竹围栏。

新冠病毒感染以后,长期日夜咳嗽,却没有痰怎么办?

新冠病毒感染以后,长期日夜咳嗽,却没有痰怎么办? 流感病人愈后,也会出现类似的空咳现象,严重影响休息和睡眠。这种不断咳嗽,却没有痰的慢性咳嗽,往往是呼吸道病毒感染以后,导致气道反应性高引起的!咳嗽原本是我们人体的保护机制,但新冠病毒感染后,病毒已经被消灭了

加湿器里最好放纯净水,不然会得“加湿器肺炎”

加湿器里最好放纯净水,不然会得“加湿器肺炎” 所以加湿器不能摆床头,最好用纯净水、煮开后的凉水。如果开了三到七天灌装自来水的加湿器,功率高档,还摆在床头,就有可能出现胸闷、气短、咳嗽等现象,这些是“加湿器肺炎”的初步症状。

XBB.1.5的前身XBB

XBB.1.5的前身XBB 2022年8月首现于印度,10月在新加坡引发一波感染。10月底在纽约最先测出的XBB.1.5,在XBB基础上增加变异,成为已知变异程度最高的毒株。11月在BQ.1和BQ.1.1压力下传播,12月逐渐胜出,截至元旦,在美主导。

XBB.1.5不可怕,可怕的是无知

XBB.1.5不可怕,可怕的是无知 相比如今已知的某个具体奥密克戎亚株,如XBB或XBB.1.5,更值得我们担忧的是国内病毒株监测的、疫情走势检测的薄弱。已知的东西永远没有无知可怕。

30万颗免费退烧药:一群志愿者和农村老人的连接

30万颗免费退烧药 郑宏彬从没想过团队能采购到阿兹夫定。进入1月,一些更大的公益平台和城市开始免费给老人送退热药,“排队领药”上留言求助的信息越来越少。偶尔,一天中有一两个村民联系上“农村老人退烧救助行动”的志愿者,郑宏彬就在社交平台上开启新一轮捐赠。

【谣言】阳了之后不能洗澡

阳了之后不能洗澡 感染新冠病毒后能否洗澡,关键取决于发烧者本人的情况。如果发烧者正处于急性期,身体状况很不好,懒得动,也不会想去洗澡。如果自己有洗澡的愿望,也是可以洗澡的,但要注意控制好水温,以自己感觉舒服为准。

日本新冠死亡破6万

日本新冠死亡 当天日本报告累计新冠死亡突破6万例,其中仅2022年12月新增死亡1万例,第8波疫情呈加速恶化趋势。日本政府警告2023年1月中旬单日确诊可能达到45万例,本轮疫情死亡比例最高的为70岁以上老年群体。

恢复期,我就是吃和睡

恢复期 那一星期,基本上都在开心期待吃饭,和吃一半开始不想吃中度过。那几天,我吃了好多东西,牛排、焗饭、饺子、八宝粥、米线、糖葫芦、肉夹馍、小火锅、烤鸭、泰国菜等等。在家,我也没闲着,一个人喝了两箱酸奶,嘴不停,一直喝。反正我就是饿得很,很想吃,除了吃,啥都觉得无聊没劲儿。

病中,病中

病中病中 第七天了还是在反复发烧中,可能和第一天到第四天一边阳一边还要照顾两个娃,也没有机会躺下来有关系。这病毒惯会见缝插针,专挑人抵抗力弱的时候出现。一度怀疑自己心肌炎,不过测血氧好像没啥问题,应该会好吧。

把“阳”喊成“羊”,我接受不了

阳喊成羊 如果你最近打开社交媒体,应该可以看到很多像“成功加入羊圈”“如何照顾三只羊”之类的内容分享。你很可能会对这样的表述一笑而过,但过后又觉得有地方不对劲,却又没法准确地说出到底有哪里让你感到不适。

终于挺过来了

终于挺过来了 不知道怎么那么能睡,整日整夜的睡都睡不够,起来去个卫生间回来倒头就睡。这会儿开始退烧了,骨节也没那么疼了,就连疼了两天的肚子也不疼了。我想,我算是挺过来了!呵呵,再烧下去估计朋友圈都该发讣告了!这个病毒跟感冒真的不一样,若非亲身经历哪知道会这么痛苦。还是做好防护吧

【伪常识】新冠阳转阴之后,必须更换牙刷

新冠之后换牙刷 ?病毒在体外存活时间很短,即便是新冠病毒,在孔状物体表面只有几分钟到几个小时,在非孔状物体表面时间为几天到几周。牙刷的材质是塑料和尼龙线,并不适合病毒存活,刷一次牙也会间隔好几个小时,干透后病毒基本死得差不多了。

新冠传播下偏远山村现状

新冠传播下偏远山村现状 新冠传播下偏远山村现状 今天带着我们自己备的一点药到各个屯走访孤寡老人、贫困户、家有幼儿的农户、有基础病的农户,了解新冠在村传播情况。根据样本估算,全村目前大概有50%左右群众染病,表现为发烧、咳嗽、嗓子痛、拉肚子、头痛。

治疗新冠有“特效药”吗?如何科学使用抗病毒药物?

治疗新冠有特效药吗 近期,一些用于治疗新冠病毒感染的抗病毒药物被冠以“特效药”之名,引发不少网民的关注和抢购。这些抗病毒药物是否有必要囤?又该如何科学合理使用?国家卫生健康委组织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副院长、北京市呼吸疾病研究所所长童朝晖和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感染科主任王贵强作出回应。